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

第一百六十七章 只要一人

  • 作者:沉欢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7-14 14:32:08
  • 字数:8882字

小厮看苗头不对离着黄氏远些就开始禀报,“是,是舅爷夫人们过来了。”

黄埔安没有娶亲,那些个妾下头的人都统称夫人了。

“怎么还们?”黄氏听着不对,平时有个管事的姨娘倒是经常过来走动,其他的只想着怎在屋里头绑住黄埔安鲜少过来与她走动。

“夫人夫人。”黄氏正准备吃饭,得知喜弟这边还要住几日,便想着该过去看望看望走走场面,先吩咐人挑了礼物,结果刚拿起筷子来,下头的小厮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这又怎么了?”黄氏把筷子一扔,因为昨日夜里没有睡好火气有些个大。

小厮低下头,“瞧着得有十几位夫人都来了。”

今个一开门把他们都吓到了,大冬天的还穿的露那么都肉,也幸亏是青天白日的,不然看那些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还以为进了青楼了。

两人客套几句便就分开了,招弟靠在枕头上双眼有些失神。

“姐。”唤了一句又觉得不知该怎么开口,干脆作罢沉浸的在自己的思绪里。

喜弟坐在招弟的床边,只能默默的陪着她,至于心里上的事也只能靠她自己走出来。

大夫过来瞧也是招弟身子虚,还是按照昨日的方子吃药便可。

吩咐下头的人跟着大夫拿药,管家才又面向喜弟说道,“本来老爷与夫人说好了今日一早送李掌柜的出来,可衙门那有些家里人闹事,估摸会晚几日。”

管家进来先是客气的与喜弟跟招弟见礼,“咱们老爷一早就吩咐,一定让大夫再给招弟姑娘请请脉好生的照看着。”

说着招呼大夫进来。

招弟知道喜弟这么说是故意安慰自己的,不过却也说明喜弟真的在乎自己。

这才注意到喜弟眼下的淤青,还有脸上的明前的憔悴,心里自然自责的很,她这般不爱惜自己,还不是害惦念自己的人担心。

“咱么姊妹之间说这话这种见外的话姐就生气了。”喜弟故意板着脸。

“如此多谢大人的美意了。”喜弟客气的应和。

管家又看了一眼招弟,“正好招弟姑娘需要歇息,不若就在府内多待上几日,省的还得挪动姑娘万一吹着风可就不妙了。

“夫人说的哪里话,能留夫人小住我们大人夫人不甚欢喜。”管家是个嘴皮利索的,既然知府有知府的态度,场面话是说的漂漂亮亮的。

招弟倒没这个想法总觉得在哪也不如在自己的地方自在,可喜弟却是愿意的,“如此就再叨扰大人些许日子了。”

这在吃住不用费心,还有大夫在跟前自然是对招弟的大好。

“温夫人,温夫人可起了?”外头听着是管家的声音。

“起了,请进。”喜弟抹了抹招弟的眼泪,起身给管家开门。

“把人都叫来吧。”黄埔安揉了揉眉头,心里想大概是因为黄埔安身子不妥帖都过来想着露脸伺候伺候。

不过争宠都争到她跟前来了,单就这一点就说明都是些登不上台面的货色。

“长姐!”等人进来了,一个个就跟哭丧似得一边走一边捂着脸在那嚎。

身上还被着包袱,看样子要出远门似得。

“这是怎么了?”黄氏强压着心里的不喜,柔声问了句。

不过等这些女人们靠近,一股浓重的胭脂味扑鼻而来,惹的黄氏连打了好几喷嚏才适应过来。

“长姐啊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主。”一众人齐刷刷的跪在黄氏跟前,都在那说着自己的委屈。

乱哄哄的吵的黄氏头都大了,“都给我闭嘴!”黄氏一拍桌子,倒是震慑住这些人莺莺燕燕,光听着只有抽泣的声音,耳根子总算是清静了。

“你说。”黄氏看了看指着离得较远的一个看着相对来说本分的夫人问到。

这下才算是弄清楚了,原来黄埔安一早就派人回去传话,府里的姨娘全都赶出去一个不留。她门都是伺候过黄埔安的人,虽说没留什么一儿半女的,可却是尽心服侍没有辛劳也有苦劳,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撵走了,以后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胡闹就是!”黄氏揉着眉心,黄埔安这就是想一出是一出。

“你们先回去安心的待着。”黄氏摆了摆手,赶紧让人将这些夫人带下去。

闹这么一出黄氏哪还有心思再吃饭,先去问问黄埔安到底存什么心思。

黄埔安一早都下命令了,黄氏以为他得起来了,没想到等她过去的时候黄埔安正补觉呢,那呼噜打的老远都能听见。

黄氏进去直接拽起黄埔安的耳朵,“天都被你捅塌了,你还有心思在这睡觉?”

“疼疼,姐我疼。”黄埔安正做梦吃猪蹄呢,突然间就听见黄氏在那骂他。

“你还知道疼?”黄氏没好气的白了黄埔安一眼。

“姐不能生气生气容易变老。”黄埔安一脸讨好的凑着黄氏跟前。

黄氏一把把人个推开,“你少来这一套,说你大早晨的发的什么疯?”

黄埔安心绪的缩了缩脑袋,“哪,哪有什么疯?”

啪!

黄氏一巴掌拍在黄埔安的头上,“装,你再给我装!”

黄埔安看出今个他是躲不过了,“一些不会下蛋的鸡留着有什么用,不够心烦的。”

黄氏冷笑一声明显不信黄埔安的说词,“你嫌她们不会下蛋,总的找个能下的吧,一只鸡不留你等着天上给你掉下个蛋吗?”

黄氏这话一下子就说道黄埔安的心坎上了,“姐,咱府不是刚住着一个,别人还给试了确实能下蛋。”

“你傻不傻!”黄埔安把黄氏气的都心口疼了,“那是别人用完的破鞋,到你这这就成宝了?”

也亏得黄埔安能想出别人帮他试验的话来了。

“姐不许你这么侮辱招弟姑娘。”黄埔安突然就拉下脸来了,“在遇见招弟姑娘之前我不知道什么是女人,再从见到招弟姑娘之后我才知道女人就该是招弟姑娘那样的。”

“姐你不用管了,我府里的那些个胭脂俗粉我肯定要打发的,不然那一天招弟姑娘跟我回家被她们气跑了怎么办?”一想到这个可能黄埔安躺都躺不住了,就想着赶紧回去亲自盯着那些女人滚远。

“我看你是被那狐狸精给迷住了。”黄氏被气的说不出其他的话来了。

黄埔安哼了一声,“姐你要是不帮我就别拉我的后腿。”

在黄氏的记忆里黄埔安还是第一次这么嫌弃她,那种就是被娶了媳妇忘了娘的感觉一样,“行,你愿意怎么折腾就折腾,看你怎么跟咱爹交代。”

黄埔安把眼睛一闭满不在乎的说了句,“谁要是反对我跟招弟姑娘在一起,我就死给他看。”

说到这个话题黄埔安突然睁开眼一脸坏笑的看着黄氏,“咱爹还不知道我伤成这样,要是知道了你说他会怎么说你?”

黄埔安推了黄氏一把,“姐,只要你帮我留住招弟,现在这事我不仅不会让咱爹知道,以后还会都听你的,给你省的足足的心。”

黄氏拿着这个兄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黄埔安一看黄氏不吱声抱着她的大腿就在那晃悠,“你看招弟姑娘一日不同我在一起我先是伤身子再是闯祸,后面再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准,姐你就算是为了你自己省心你也帮帮我。”

软硬一结合黄埔安把黄氏是吃的死死的。

“你呀你!”黄氏无奈的摇了摇头,“咱在这说好了,我只帮你这一件事,要是你以后再敢胡闹我一定不饶你!”

黄埔安双手合实讨好的冲着黄氏笑了笑,“姐放心,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黄氏无奈的帮他拉了拉被子,“行了赶紧再睡会儿吧。”

出去以后先让人把黄埔安院里的那些个莺莺燕燕打发了,省的她们闹腾的吵到了黄埔安。

那边交代好了黄氏又拿着准备好的礼物来见喜弟。

这边喜弟跟招弟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喜弟看着招弟强撑着精神不忍心,可是每次劝她休息,她都不为所动。

听着外面黄氏来了,喜弟赶紧出去招呼。

“昨个就该过来瞧瞧温夫人这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因为回来的太晚怕扰了夫人和招弟姑娘歇息才一直拖到现在。”场面上的话黄氏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同于之前箭弩拔张的气氛,黄氏明显热络的许多。

“招弟姑娘呢?”与喜弟说了几句话便往里屋张望。

“吃了药又歇下了,不然怎么也该与夫人请安。”招弟正是难受的时候哪有心思应付黄氏,喜弟这边直接挡回去了。

看喜弟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黄氏说了几句场面话也就回去了。

听着外头说话的声音招弟侧过脸默默的落眼泪,刚才当着喜弟的面她一直强忍怕喜弟看见了难受,现在跟前没人了终于可以把自己的情绪发泄出来了。

正哭的时候听见外面黄氏说告辞的,招弟怕被喜弟听见一把捂住了嘴,猛的一拽被子盖住了头先偷偷的把眼泪擦了。

喜弟回去看见招弟的后背,无奈的叹了一声气,俩人在一起也是招弟硬撑着精神,还不如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等到晌午吃饭的时候喜弟才过来叫招弟起来。

白天哭着哭着招弟不知不觉睡着了,被喜弟叫醒之后揉了揉觉得眼睛发涩一边揉眼睛一边问道,“姐,什么时辰了?”

“刚到午时。”喜弟直接把饭菜端了进来。

招弟的脸色一僵不过随即恢复了正常,“老远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看招弟这是有食欲的了,喜弟的心情也大好,“那赶紧尝尝姐给你端过去。”

喜弟扶着招弟坐起来,招弟却直接闭上眼睛,“不,我想让姐喂我。”

喜弟无奈的笑了笑,“好,姐喂你。”

招弟含笑着点点头,闭上眼睛张着嘴就等着喜弟喂她。

“姐,这种感觉真好。”吃饱之后招弟忍不住感叹了句。

喜弟帮她擦了擦嘴,“只要你喜欢,姐天天这么喂你都行。”

“好!”招弟点了点头,重新躺了回去。

只是在听见喜弟那边开始吃饭的时候,脸色慢慢的沉了下去。

“招弟,你觉得身体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收拾完饭菜喜弟坐在招弟的床边,习惯性的先把手放在招弟的额头上试了试。

“睡一觉觉得好多了。”招弟轻声回了句。“姐。”刚说完突然又喊了句。

“怎么了?”喜弟明显的听出招弟声音里的不安。

“没什么,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送木子一程。”招弟垂着眼皮找了一个能让喜弟信服的借口。

“放心不会有事的,纵然有再大的罪过李木子的命都赔进去了,还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喜弟安慰了几句,至于什么家里人故意就是想跟衙门要点补偿,这都是小事,走走公文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结束了。

知府大人安排大夫倒也用心,早晨把了脉到了下午又来了。

“姑娘觉得现在感觉如何了?”既然招弟醒着大夫总要问一问的。

“我觉的已经好很多了。”招弟如是回答。

这话招弟跟喜弟也是这么说的,只是她总觉得不对,怎么感觉这一天招弟老是爱闭着眼睛,要不是听着说话气足,她都觉得肯定是严重了,不然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大夫点了点头,不过为了保险见还是仔细的检查。

大夫让招弟伸出舌头的时候招弟还是很愿意的配合的,只是当大夫要检查招弟眼睛的时候,招弟突然激动的喊了一声,“你要做什么?”

双手更是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火气攻眼,耳连肝嘴连肠胃,眼连心,我来给您瞧瞧到底恢复了多少了。”大夫耐心的解释了句。

听大夫这么说招弟才慢慢的放开双手,由着大夫检查。

看招弟耷拉着脑袋不说话,喜弟不由的放缓了声音,“再说了拿东西留在我手上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你也瞧见了现在都是官官相护了,若真到了咱们用到的那一日,人家说咱拿的是假的,咱不也是一点法子没有。”

阅读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