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

第二百三十四章 进宫

  • 作者:沉欢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7-27 12:02:00
  • 字数:5012字

原本无论外人如何,提督府该是不计较这些的,偏生温言煜上次跟提督夫人较了真人家那边有气,自也不会帮着她解这个围。

不过喜弟也并不在乎,只要温言煜那边不受影响,她这边更也就无所谓了。

“将晨晓抱过来,让他见见小妹妹。”

“姐,可是因为女医馆的事?”招弟心思一动,京城的妇人讲究都多,喜弟做的这些事在他们眼里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做生意也就罢了,如今在将军府接诊,在她们心里大约便是自甘堕落。

喜弟无所谓的笑了笑,“这样也省心了。”

看喜弟不想提这事了,招弟也就不再多言。

很快晨晓便被抱来了,孩子现在正是会走的时候,乳娘抱着也不老实,光挣扎着要下来走。

“姐,我瞧着你大门怎关上了?”把招弟接进来,门房的人将把门别上,只留了个能走人的小门。

“左右也没那么多应酬,关上也清静。”喜弟随口来了句。

“怎会?”招弟不解的看着喜弟,这临近年关节气多,什么腊八了,小年了,京城里的妇人也忙乎着宴请相熟的人,就是招弟都收到了七八个帖子,只不过因为如意小要照顾,也就打发了没去。

看看余生离不开招弟的样子,若是沉不住气半夜里来找招弟怎么办,如意一直是招弟的搂着的,说心里话能有个人这般心疼如意,大夫人是欢喜的,欢喜到不想让任何人去破坏,就是自己儿子也不成。

招弟要过来的事,已经派人提前给喜弟这送了消息。

“好,好,那我便放心了。”大夫人点头,这个话题总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毕竟管着儿媳妇的房事,于她而言也并不体面。

“招弟啊,娘其实没别的意思。”大夫人都已经准备起身了,可琢磨着有些不对又回到招弟跟前,“余生如今正病着,如意还这么小。”

“娘,我懂得。”

“小如意啊,咱们去姨母家找小哥哥玩了。”招弟起身将拨浪鼓放起来。

若不是情非得已,她自也不会说这么多。

招弟的马车刚停下,喜弟便迎了出来,“快将孩子给我抱着,莫吹了冷风。”招弟刚一露头,喜弟就在旁边招手。

“哎呀小如意,叫姨姨了。”喜弟将如意放在床上,为了让她适应也没先急着收被子。

孩子抱在怀里,左右的人都拎着暖炉跟了上去。

这阵仗都将招弟给吓了一跳,他们的住的地方是离着大门最近的,出来进去的也是方便。

招弟摇头,示意大夫人不必说下去了。

毕竟余生的心思大夫人并不知道,在明面上余生待自己是好的,连有身孕的时候都管不住他自己,虽说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可曾经发生的事,大夫人还是忘不了。

“快,让娘抱抱。”喜弟展开双手,迎了晨晓一下。

晨晓那俩胳膊一伸,直冲冲的就栽下来,喜弟看着心惊,赶紧过去抱着。

“快叫姨姨。”坐在床边喜弟引导着晨晓喊人。

“妹妹,妹妹!”晨晓用那含糊不清的声音喊了句。

引得喜弟跟招弟都笑了起来,就如意这么小的孩子哪里能看出什么男孩女孩来,“得了,你好生的瞧瞧你妹妹吧。”

喜弟干脆将他放在床边,晨晓撑着个身子一直不停的往前爬,“妹妹,妹妹!”嘴里也不消停。

“这俩孩子倒是有缘分。”如此就连喜弟都不由的说了句,晨晓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这般主动稀罕人。

姊妹俩一起聊了一阵,瞧着如意睡着了,喜弟怕吵到她便抱着晨晓回去,可晨晓却是死活不愿意的闹。

也是奇怪了,进了如意的屋子晨晓虽然拉着个脸却不吱声,等一出门扯着嗓子在那嚎。

“便让晨晓在这待着吧。”招弟不忍心看晨晓一直哭,赶紧将孩子抱过来。

这孩子也是齐了,上床之后便躺在如意跟前,小心的拉着如意的小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喜弟都无可奈何的摇头。

这个时辰睡了估计下午又得来精神闹腾,只能是乳娘好生的看着了。

招弟这刚出小月子没多久,喜弟便寻了个借口出去,让招弟好生的歇息歇息。

回到自己的屋子还没坐稳,后头便有帖子送过来。

打开一瞧原是葛如是那边,得了一颗卷丹花,难道在冬日还开的正艳,邀请喜弟过去赏花。

“夫人,那您去吗?”旁边的婢女忍不住问了句。

“自是要去的。”喜弟让人帖子收了起来,她算是欠了葛如是的人情,人家邀请她自然得过去。

“冻死我了!”刚安顿好,温言煜掀了帘子进来,搓着手放在炉子上烤烤,“也不圣上抽了什么风,大冬天要练兵。”

“说话没个把门的!”喜弟赶紧斥了句,这要是传去,那可是杀头的大罪。

“我这不是就在你面前抱怨抱怨。”温言煜一脸讨好的凑到喜弟跟前。

喜弟伸手便挡住了,“离我远点,身上凉!”

“胡说,我怎么会凉,你试试我热的很。”

“啊!”

刚说完温言煜便抱着脚惨叫一声,“疼啊疼啊!”

喜弟也知道刚才下脚狠了,可谁让他没个正行。

“对了,不是听说招弟过来了,你怎没陪着她?”闹了一阵温言煜终于说在了正事上。

“我瞧着她乏了,便让她好生的歇息歇息。”

“那正好你陪我走一趟。”温言煜赶紧去箱子里取喜弟的袍子。

“去哪?”喜弟狐疑的问了句。

“到了便知道了!”嫌弃喜弟动作慢,温言煜直接将人给抱起来了。

“晨晓还没醒。”

“有乳娘照看着!”

俩人在这对话,院子里的人瞧了一眼又默默的低下头,左右温言煜抱着喜弟也是常事,在这院子里,谁人不知道温大将军最怕的便是夫人。

等着到了地方,喜弟一出马车便吓了一跳,怎么也没想到温言煜竟然将她带到了宫门外。“你,你这是有什么事?”喜弟到底还是有些紧张。

“里头有人等你,只是你相公的品级太低,不能坐马车进去,这大冷天只能委屈你走着了。”温言煜看喜弟的裙摆有些折子,想也没想便弯腰给喜弟整理。

“这么多人瞧着呢。”喜弟往后退了一步,毕竟这是在宫门外,她也是怕给温言煜有什么不的影响。

“又不是给旁人的媳妇整理衣服,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温言煜倒是一脸无所谓。

不过能在皇宫等喜弟的,一想便是贵人,喜弟便格外注意仪态,免得让人瞧了笑话。

“这是后宫内院,我一个外臣不便进去,不过你放心我就在这守着。”温言煜拍了拍喜弟的肩膀,让喜弟放松些。

知道喜弟他们进宫,上头的人已经派宫女来迎了,喜弟跟着宫女走过长长的走廊,又转了几个弯才算是到了。

这一路,喜弟看到的不是富丽堂皇的装饰,不是亭台楼阁的讲究,只有那高高的宫墙,站在这里心里总会不由的升起了一种压抑的感觉。

到了大殿外,宫女说要禀报皇后娘娘。

喜弟这才知道了要见她的人是谁,喜弟的心提了起来,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皇后娘娘召见了,思来想去应该是因为温言煜。

得了里头贵人的吩咐,宫女掀了三层帘子才走到大殿里头。

“臣妇给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喜弟想着嬷嬷教过的规矩,一直低着头站在中间,然后双膝下跪扣头。

“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

“是!”喜弟赶紧应了一声,到底是皇后就是声音里到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等抬头迎上皇后的目光,喜弟的心里忍不住颤了一下,那一双好像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只消一眼便能看到你的内心。

偏生的她庄严的如同庙宇里的塑像,让人不敢直视。

“常听温将军提起贤妻,今日一见倒是让本宫有些失望。”

喜弟摸不清皇后的意思,“臣妇愚钝。”只能小心的应付着。

“能让将军念念不忘的,本宫以为会是以为倾城的美人。”皇后说着抬手赐座,“你可知道,温将军为了你拒绝了多少妇人?”

“这,将军从未向臣妇提起。”喜弟坐在椅子上,觉得身子都有些僵硬。

皇后轻笑一声,“你莫要紧张,温将军是我大周的栋梁,你又是将军的贤内助,你们夫妻乃是天下夫妻的楷模。”

“娘娘谬赞。”

“听说,你擅长条例女子的身子?”闲聊几句,皇后总算是说到了正事了。

“臣妇,略知皮毛。”喜弟低头谨慎的回答。

“那你便试试。”皇后发话,宫女便领着喜弟坐到左边,隐约的瞧着屏风后头坐了一个女人,待喜弟走近,对方的手从珠帘后头伸了出来,露出了半截手臂。

“温夫人,请。”看喜弟没动静,宫人提醒了句。

“启禀娘娘,臣妇给妇人瞧病,都是近身瞧的。”

“近身?”皇后微微的拧眉,朝屏风的后头瞧了一眼,看着旁边伺候的宫人点头,这才让人将喜弟领到里屋。

“娘娘小心脚下。”进门的时候,宫女习惯的提醒一句。

“无碍!”

喜弟一直低着头,倒未瞧见妇人的面容,不过听声音该是年轻的。

如此倒也奇怪了,能找到的喜弟大多是不好有身孕的,宫里头的贵人哪里有资格请皇后出面给调养身子。

“请娘娘宽衣。”待对方坐定,喜弟便提出了要求。

“温夫人,我们娘娘身子金贵。”

“想要查看的透彻,这是唯一的法子。”喜弟不急不忙的回了句。

“无碍。”倒是那位贵人是个和善。

检查的时候喜弟屏退左右,这才瞧清楚妇人。

瞧着对方穿着淡黄色的衣服,外头绣着牡丹,按照规矩定是皇族的正氏。

如此,喜弟心思一顿便想起来,据说太子与太子妃伉俪情深夫妻和鸣,可奈何太子妃一直无所出,想来这应该就是太子妃了。

喜弟问了几个问题,倒是与她想的一样。

太子妃这是因为盆腔积液过加上输卵管异常引起的难孕,这种手术对喜弟来说自是手到擒来,喜弟给太子妃做了一个简单检查,这皇族的人注意保养,身子指标都正常,喜弟直接就给太子妃做了手术。

等安顿好了以后喜弟才让下头的人进来。

“来人啊,保护娘娘!”谁知道宫人一进来看见床上脸色苍白的太子妃,直接大喊起来。

很快,将皇后娘娘也给惊动了。

“温夫人!”皇后沉着脸抬着声音斥了一句。

“娘娘息怒,太子妃娘娘脏血凝固,臣妇已经替娘娘已经顺通的经脉,只要修养月余便与常人无异。”

喜弟自是知道,跟皇后解释什么盆腔积液什么的,她肯定听不懂,干脆直接编了个理由。

“渴,渴。”床上太子妃迷迷糊糊的念叨着。

“快给太子妃喝水。”皇后赶紧走了到了太子妃跟前。

“娘娘且慢。”喜弟赶紧拦住,“现在只能用小勺子帮着娘娘润润嘴唇便是,一直等到娘娘通气后,才能正常喝水。”

“什么叫通气?”皇后不解的问了句。

“出虚恭。”

喜弟说完跟前的人都低下了头,毕竟这是及其不雅的事情。

皇后紧紧的皱眉,可还是让下头的人按照喜弟吩咐的去做。

“温夫人,想来你该是个聪明人,出去之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是知道的。”如今皇后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左右不能有孕已经是最差的结果了,倒不如放手一试。

下头那么多人都去寻喜弟,想来该是有两把刷子的。

“臣妇明白。”

“还有,虽说后宫不得干政,可若是太子妃有什么意外,你该明白,这可不是你一个人能担的。”

“臣妇明白!”喜弟只能如是回答。

现在基本没喜弟是什么事了喜弟便可离开,不过现在输尿管什么的都还在,也得教宫人照看着。

这些东西大周的人从未见过,喜弟出门还瞧见皇后蹲下身子在那瞧。

小如意不知道大人说的什么,只是看着自己的娘亲笑,那她便也开心。

阅读农家医女:将军是妻奴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