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触井伤情

066 无措受敌意

  • 作者:酒澈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9-06-30 23:13:06
  • 字数:3558字

我这才惊觉听到了别人不宜宣扬的家事,急急忙忙关门后退,还没掩上门,就听到身后一个男人厉声责问:“你是谁,在这儿干嘛?”

我转过身,对方是一个中年男人,眉眼和熙阳有几分相似,再结合刚才屋内听到的,猜想眼前人就是熙阳的爸爸。我恭恭敬敬地说:“叔叔好,我来给熙阳送晚饭。”

病房里的女人也听到了外面的响动:“老叶,回来了?”

“一点小事,何必一直斤斤计较。我们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现在事情也彻底结束了,月月还把你的腿给弄骨折了,到头来你跟我和你爸怄气,有意义吗?”

“根本不是小事!”熙阳愤怒的声音,“你们总想把事情私了,完全没想过别人的感受。”

眼前的中年男人看了我一眼:“既然送饭,那就进去吧。”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后进了病房,总觉得空气中有股箭弩拔张的气味,心里哀叹自己来得真不是时候。

这天傍晚,我像往常一样提着饭盒来到熙阳的病房,还没完全推开门,就感到病房里一阵压迫的气息。

我一时不敢进去,看见一个端庄严肃的中年女人坐在熙阳床边,呵斥他道:“你闹脾气也闹得够久了,住院了都不跟我们说,真当没有我们这个父母吗?”

熙阳闷哼一声,别过头去。

这是我吗?连我自己也有些惊异,这样主动,这样俏皮,与不久前在望舒和熙阳之前抉择的痛苦自己判若两人。我只知道,刚才的那一瞬,我的心里不作他想,只想要吻下去,是一种身体的本能,或者说,是确立了恋人关系之后的责任本能。

原来,在那一个忘记想起望舒的时刻,我可以这样轻松自然地与熙阳**。可是很快,思绪回来了,我又拘束起来,再一次把自己箍住。

我坐在床边,嗔怪他:“你要是不招惹月月,皮肉之苦也不用受。”

熙阳笑着,手拉住我的衣领,缓缓让我的身体倾下靠近他。他的唇在我的鼻尖上游离,轻声道:“那还不是因为你。”诱人的气息麻痹得我骨头酥酥的,忍不住轻启嘴唇,一口咬住他的下唇,却不用力,用牙齿轻轻地摩擦着。觉察到他嘴唇的干涩,又用舌头像小猫一样俏皮地舔了一下。

听起来,他似乎是误会我和熙阳在病房里做了什么不好的事,脸当下红起来,连声应着,一边道谢一边将医生送出了病房。

回来时,熙阳也闷声笑着,学着那医生的口气:“少在病房打情骂俏啊……”

我忙问:“结果怎么样,需不需要二次手术?”

“雨澄,这是你吗?”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怎么了?”熙阳困惑问。

我从来没有这样体贴入微地去照顾一个人,但并不觉得累。至于月月,我们都默契地不再去提,她和熙阳的往事如何,我不想再追究。就像他也尽量不在我面前提望舒的名字,因为只要一提起,汹涌的愧意依然会淹没我。

我尴尬笑笑,和他解释道:“不能在病房里打情骂俏。”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在医院、公司和出租屋之间三点一线的奔波。白天我上班很忙,只有拜托王梓梦给熙阳送午饭。下了班以后买菜回屋做好,再由自己给熙阳送去晚餐。

我懊恼地撅嘴:“再笑,我不理你了!”声音里还带着几分撒娇。

“别别别……”他止住了笑,示意我走到他身边,“我这不是高兴吗,既抱得美人归,还不用受皮肉之苦,一举两得,值了。”

我朝煕阳的妈妈微微鞠身,表现得礼貌乖巧:“阿姨好。”

她瞟了我一眼,并不友好的语气:“你就是左雨澄?”

我心里一惊,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是方才熙阳告诉她的吗?空气中的气氛有些诡异,我未曾想到,第一次和他的父母见面,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前的女人肃然冷漠,我的气势被生生压下,垂下头,轻轻应了一声:“我是。”

“她是来给熙阳送饭的。”熙阳的爸爸补充道,语气里有隐隐的讽刺。

“哦?是吗?”熙阳的妈妈连看都没有看,便下了定论:“不麻烦你做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以后我们家熙阳我们自己会照料。你走吧。”

“妈!”熙阳惊呼一声,“我好得很,雨澄在这里我才安心,不用麻烦你和爸。”

“你还知道我和你爸?”那妇人挑了挑眉毛,很不满意,“让她走吧,你出院我们直接来接你回家。”

我站在原地,手脚尴尬,没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胁迫。我还没机会说几句话,他的父母就已经下了逐客令,再留就显得厚颜无耻了。我咬咬牙,默默把饭盒放在桌上,再礼貌地向熙阳的父母点头致意,转身朝门口走去。

“雨澄你别走!”熙阳急忙喊我,背后传来他试图下床的碰撞声,但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拐进走廊,模糊地听见他大声质问着父母,还有叶父隐隐的呵斥声,心里乱成一团,没有心力再听下去。憋着一腔委屈,我的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小跑,一路狂奔,终于逃离了医院。

傍晚的街道依旧车水马龙,霓虹璀璨,唯我独自清冷一人。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的父母连月月都可以包容,却不愿给初次见面的我一点好脸色?

平日里,我虽不介怀他人对我的眼色,但这样莫名其妙的敌意还是让我心中翻涌起难言的苦涩,更何况,这刁难我的人,还是熙阳的父母。

医院到出租房的路并不近,平日里,我都会选择乘车。但此时,我只想步行在街,从繁华的夜景中穿过,用人群的热闹喧哗去麻痹不知该作何感想的心。许多记忆闪烁在脑海,有那么几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几乎快要恍然了,却又没能捉住那若即若离的思绪。耳畔吹来微风的惋惜,闪烁过的画面都化作了光洁的鹅卵石,静默地躺在水底。

这一夜,寂静落在我的脸上。

回到出租房,漆黑一片,没有亮灯,我本以为没有人,待到走进门,才看见王梓梦靠在阳台,正吹着风惬意地欣赏华彩夜景。

我走到她身边:“怎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黑漆漆的屋里,也不开灯。”

她耸耸肩,笑道:“不想开灯,今天考研分数出来了,提心吊胆等分数的日子结束了,要趁着夜色好好享受一下才是。”

夜风吹抚着她的青丝,即使黑夜里没有灯,也能在月华的照耀下看到她冰肌玉质的皮肤,那双明亮的眼点缀着星辰,让人不自觉地放下戒心。在初见她时,我便惊艳于她的纯洁剔透,后来经历了熙阳住院一事,更觉她是明理善辨的女子。多好,一直呆在学校的象牙塔里,不必经历社会的纷杂交错、情感的动荡不安,因而此时此刻,虽然我们面对着同样的夜晚霓虹,她是舒畅而惬意,我却孤独而心凉。

我提了提精神,问道:“结果怎么样,研究生还读原来的大学吗?”

“考得还行,和我的估分差不多。填志愿的时候没想那么多,还是填了原来那所。”她下颌微收,有些低落,“其实最近,觉得有点后悔了,想要逃出去……”

我疑惑:“逃?”

她苦笑:“这段时间心里很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到个自己喜欢的人,但我肯定自己没戏。”又是叹了一声气,“罢了,不是我的终归不是我的。”

原来,旁人也并不如我所想的那样惬意。从她的言语中,我已揣摩出了几分。看样子,应当是喜欢上了本校的男生,不想研究生时再读同一所学校,徒惹尴尬。我心中哀婉,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女子,但她看得分明,不属于的终究不属于,没必要长久滞缠于无谓的爱情。

这一点上,我的确不如她。说来,难道我又是真的看不清楚吗?爱情的种种道理,我都明白,和别人也能说得头头是道,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依然是手忙脚乱。

“好了,不说我的忧心事了。”她挑开话题,可仍在一个情字上:“雨澄姐,说说你吧,他对你很是上心的。”

他?我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是指的熙阳,又想到他父母今天对我的态度,总觉得他有事在瞒着我,却又猜不出一个所以然。

“你说他上心,怎么个上心法?”

她的手撑着阳台的栏杆,眺望灯火阑珊的更远处:“以前,月月总在我耳边念着叶煕阳的名字,说起他的言行举止和行事作为,我便以为他是一个风流、浪漫又英俊的花花公子。月月说,他以前情债不少,所以刚看到你时,我以为又是月月所说的另一笔债。”

风流的花花公子,这的确我初次见熙阳时留下的印象,看来,果真是从前根深蒂固养成的放浪习性。又问她:“那,又怎么看出他对我上心的?”

医生把检查报告递给我,有些不满:“病人刚做完手术不久,应该避免活动。这次还好,没有大碍。至于要不要做二次手术,再等几天看看骨折愈合情况。”临出门还瞟了我一眼:“少在病房打情骂俏啊,身体可不是年轻人开玩笑的事。”

阅读触井伤情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