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春妆

第156章 盈香(二合一)

  • 作者:姚霁珊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9-07-27 13:01:23
  • 字数:5146字

她的眼里,唯有那只食盒。

她已然瞧清,那半透明的水晶肘子、色泽诱人的陈皮牛肉,就放在食盒的第一层。

皆是她念兹在兹的美味。

红药下意识地便点了点头。

这一刻,徐玠、荒园、梅影,全都不存在了。

好一会儿后,那句“很久没吃了”,才终是入得红药脑海。

她心头凛了凛,抬眸瞥向徐玠:“徐五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红药一下子张大了眼睛。

居然真有吃的?

“嘿嘿,你没瞧错,我叫人做了些好吃的,你很久没吃到了,是不是馋得很哪?”徐玠用一种极为舒缓的、带有诱导意味的声音说道。

她忍不住轻轻掀动鼻翼。

嗯,水晶肘子、陈皮牛肉,还有梅渍牛筋、蛋黄鸡翅、葱烤大虾、腌笃鲜……

“所以我叫你过来啊。”徐玠老僧念经般地说道,那语气中的熟稔与无奈,让红药的思绪不由又飞回到了前世的岭南小镇。

彼时,每逢金娘子做了新菜式,刘瘸子都会邀她尝鲜,其语气和神态,亦与此际完全相同。

这一刻,她委实再也不愿伪装。

的确,她脑子笨,想东西只能想最浅显的那一层。

红药毫无兴趣地转开了视线,想了想,换了个话头:“徐五爷还是直说吧,您到底寻我作甚?这些机锋咱们大可以别再打了,也怪没意思的不是?”

这般想着,红药的鼻端,竟当真飘过了一阵鲜香,就仿佛金娘子已然做好了美食,正等着她大快朵颐一样。

浓郁的香气直入肺府,然层次却又分明,冷碟的浓郁、热菜的鲜美,不停地往红药鼻子里钻。

勉力将那齿颊生津之感抑下,红药一转眸,这才发现,徐玠不知何时竟已行至近前,背在身后的手也亮了出来,那修长的手中提了一只半开的食盒,诱人的香气,便是自食盒中发散而出的。

“咕嘟”,红药忍不住吞了一大口口水。

她一定是太久没吃过好吃的了,此际骤然忆及从前,便把那些美味的香气都想了起来。

然如今的种种迹象却已然表明,对方有要事相谈,且此事关乎重大,甚至需要动用常若愚的力量。

除了“那一件事”,红药委实想不出,她与徐玠还有什么可说的。

“顾管事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徐玠笑道。

俊美的少年郎,这般笑起来时,却也有几分吊而郎当的意味。

“我们认识么?”红药紧追不舍:“徐五爷所谓的很久没吃,难不成是您觉着我以前吃过这些?”

“那你吃过么?”徐玠一脸地意味深长,还故意将食盒往红药跟前送,直送到她鼻子跟前,又往回一收。

他显然低估了食物的威力。

始终屹立不动的红药,在这一波又一波的香气攻势之下,早已是强驽之末。

而此际,那诱人的美味就在眼前,她几乎连思考的余裕都没有,已然抬脚跟着食盒走了过去。

却不想,那杂草下竟有好些石块儿,也不知哪一块绊了她的脚,她身子忽然歪了歪,失去平衡,往前便倒。

“扶我!”电光石火间,她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低呼,眼前已然是一片渐近的、放大的砖地。

她本能地闭起了眼。

这一摔,怕不比冷香阁那一摔要轻。

她也真是够倒霉的,两度摔倒,皆进摔在砖地上。

红药自怨自艾地想着。

然而,那想象中阴冷干硬的地面,却始终不曾来临。

一具温暖的臂弯,牢牢托住了她。

原来,早在红药发出惊呼之前,徐玠已然一个箭步,单手将她揽下。

“你这是怎么了?身子不舒服么?”呱噪的声音就在头顶,连带着那副并不算强壮,却显然比红药有力了许多的臂膀,亦尽在红药身畔。

她死死地闭紧眼皮。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分明之前还能与徐玠分庭抗礼来着,不想,人家拿出一点儿吃的,她这厢就丢盔弃甲了。

她怎么就这么嘴馋?

红药唾弃着自己。

可是,心底里的小人儿却在拼命地喊着,“好香啊”、“好想吃”、“要流口水了”。

谁来把她的鼻子给堵上?

红药快要哭了,只能闭着眼装挺尸。

可是,越是闭目不瞧,那美食的味道便越是从鼻端往心底里头钻,抓肝挠肺地。

“呵”,耳畔忽地划过一声低笑,温热的气息喷在面上,红药整张脸热得几乎发烫。

就知道瞒不过这老头。

更何况,她这会儿肯定脸红得像关公,任是谁瞧见了,都会知道她在装晕。

“差不多得了啊,我这胳膊可吃不住劲儿,再不起来,我松手了啊?”少年的声音里含了笑意。

以及,不易察觉的一丝颤抖。

不是爷没力气,是爷今年才十五岁、十五岁,还是小嫩苗呢。

徐玠如此为自己辩解。

然而,心底深处却是很突然、很不着边际地,生出了学武的念头。

学了武力气才会大,才能抱着红药不撒手……呃,不对,是强身健体才对。

“那你把我放地上吧。”很小很小的声音,简直不像从红药嘴里发出来的。

徐玠“哦”了一声,瞧了瞧地面。

怪腌臜的。

再看红药身上,茧绸素色袄儿、烟青宫裙,胳膊上还搭着件斗篷,亦是素净的豆青色。

这般衣裙,倒是将她的眉眼也衬得越发精致起来。

徐玠下意识地端详着近在眼前的红药,越是细瞧,便越觉那眉眼鼻唇,无一处不好,晶莹的肌理更是吹弹得破,比那画儿上的士女还要好看。

如此干净的姑娘家,能往地上搁么?

显然是不成的。

徐玠咬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气,单膀一用力,脸红脖子粗地便把红药给扶正了,自个儿的胳膊却是一阵酸痛难当,还得顾着另一只手里的食盒别洒了。

重生至今,这是他最大限度发挥出力量的一次。

可累死爷了。

徐玠甩着胳膊,小口小口地吐着粗气,面上却是一派云淡风轻,仿佛在说“爷力气大得很,这点儿小事不足挂齿”。

可惜的是,他这番作派,红药压根儿就没瞧见。

她眼睛还没睁开呢。

此时她唯觉脚下一实,便知是站在了地面。

她再也不好往下装,忙躬腰后退,低头掸着裙子,脸上的热度始终未散。

真是两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最要命的是,她肚子还在“咕咕”叫着,那香味儿简直勾魂。

徐玠轻轻搁下食盒,活动了活动手脚,随后嘎嘎笑了起来:“罢了,咱们也别装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儿不是?”

语毕,竖起大拇哥儿朝自己一指:“我,刘瘸子。”

反手再指红药:“你,顾老太。”

垂下兀自酸痛的手臂,他的脸上是一个灿烂的笑:“咱们从一处来的,有缘再见,实是天意,也别再藏头露尾的了,好生叙个旧不好么?”

说到此处,上前一步,作势拱手行礼:“方才是我存心试探于你的,倒并非我不相信你,而是这到底也太匪夷所思,我就怕‘你’还不是‘你’,便多问了几句。你别往心里去啊。”

说着他又朗声笑了起来,拢袖道:“这话也就你能听明白,我自个儿说得都绕的慌。”

红药若非“以前”的那个红药,则他所设想的一切,皆要从头再来。

天幸她仍旧是她,那么,他的谋划,便也就此多了几重保障。

红药一直没说话,只低头掸着裙摆,却没察觉,她反复掸着的,根本是同一个地方。

这还真是天意。

她想。

自从仲秋夜偶遇淑妃之时起,她与他的重逢,便如天注定,虽明知诸事皆改,她却是有心无力、身不由己。

细较之下,这其中仿佛并亦有她自己的意志,她的不作为、她的随波逐流,令她踏上了一条仿佛早就被安排好了的路,而也所遭逢的一切,皆指向了此刻。

红药莫名有点想要笑。

两个上辈子就认识的老头老太,居然尽皆重生于少年之时,不仅见了面、说了话,且还点明前因,各自将对方的根底看了个透。

话本子里也不敢这么写啊。

可是,它却真实地发生了。

红药想不出该说些什么。

于是,继续掸裙子。

掸啊掸啊,好像打算这辈子就只干这件事儿了。

徐玠好笑地看着她。

这位顾管事,年岁变小了好些,胆子似乎也跟着一并小了,再没了前世的泼辣。

他敢打赌,他若不开口,她会一直掸裙子掸到地老天荒。

徐玠于是当真笑了起来。

又尖又刺耳的笑声,委实难听得紧,而红药却是越发不敢抬头。

“先吃东西吧,回去你就该误了饭时了,便在这里用饭就是。”好一会儿后,笑声渐止,徐玠和声语道。

这般瞧着,委实红药也有点可怜,被他逼到了这个份上。

且他也知晓,将事情挑明,并非上上之策。

可他不耐烦打哑谜,也没那个水磨功夫。

他太需要帮手了,而顾红药,就是最好的人选。

他相信她。

上辈子做了几十年邻居,足够他看清她。

但愿她亦如是。

听得徐玠所言,红药便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是啊,该吃饭了。

她总不能一直扑打这条裙子吧,裙子又没做错什么。

她慢慢直起身,望向徐玠。

这一刻,她又是方才那个冷静自持的顾管事了,虽然眼皮上还透着一层薄红。

徐玠亦回望于她。二人的视线在半空里交织着。

少年眉眼含笑,俊美温文,而少女却神情严肃,眸光冷峻。

他们定定地凝视着彼此,仿佛在确认着些什么,又仿佛在区分着什么。

那委实是太微妙的一刹那,如若初识,却又是实实在在地重逢。

良久后,红药叹了第二口气,随意拍了拍衣袖,开口时,语声已然是多年前的熟稔:“那个……饭菜凉了没?”

吃饭要紧。

那么些个好吃的呢,说不得吃了这一回,便没下一遭了。

所以,吃了再说。

徐玠对此似是早便习惯了,连个嗑巴都没打,飞快地道:“没凉,我这食盒是特制的,一时半会儿地凉不了。”

他献宝似地将食盒提至红药眼前,逐层打开给她瞧。

红药这才发现,这食盒的四壁,居然缝着厚厚的包棉锦垫,暖意氤氲地,将菜香烘托得格外诱人。

“先吃吧,老夫记着,你吃饱了才会有精神。”徐玠抚须而笑,手底却是一空。

然后才想起,他现在连胡茬都有。

他尴尬地收回了手:“那什么,吃饭,吃饭。”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咧嘴道:“有时候一晃神儿吧,我就会忘了现下的光景,老以为还在石榴街。”

这话顿时引发了红药强烈的共鸣,她用力点头道:“我也与你一样,老是会糊涂。你这还算好的,我最开始的时候老想拄拐棍儿,说话咳嗽、还驼背,扳了好长时间才扳回来。”

“可不是。”徐玠眼睛一亮,一时间竟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拍着大腿道:“我也是硬拗了好久,才把老夫、老朽这等自称给改了,你说的那拐棍什么的,我也一样,花了好大功夫才改掉。”

“不容易啊。”红药摇头叹道,似是又回到了最初重生的那几日。

样样不习惯,处处皆陌生,还一惊一乍地。

毕竟,有好些人已经死了几十年了,如今突然出现在眼前,亏得她还有些胆量,不然怕是会以为撞了鬼。

“吃饭吃饭,再不吃就凉了。”徐玠搓着手道,莫名地觉出了一种轻松,仿若褪去了身上一层厚重的甲胄。

话已挑明,二人再无顾忌,红药自然而然地凑近食盒,大大方方地问:“你做了几个菜啊?”

不经意间,便带上了前世的语气,熟稔的、无需礼仪客套的。

见她终于放下戒备,徐玠自是开怀,忙将那菜上盖碗一一取下,笑着道:“总共五菜一汤。”

说着又摇头,颇为遗憾地道:“我家这大厨手艺虽不差,却不及金翡翠多了,味道上总是有点儿不大对劲儿,你先凑和着吃吧。”

说这些话时,她用的是石榴街顾老太的直白语气。

阅读春妆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