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带着淘宝到古代

番外:秀色如烟

  • 作者:奈何喜欢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9-07-27 13:23:30
  • 字数:8225字

司嗔嗔不解的看着扶苏。

“我刚刚去了顺天府,一会儿京兆尹就会带着官兵过来了。我想这种事情与其我们自己处理,不如让官府来处置。否则的话,以后想要让淮阳侯府的世子承认这件事情,也是没有什么证据的。而里面关着不少的女孩,她们每一个人都是人证。到时候那淮阳侯府的世子就算有办法脱身,也会被扒去一层皮下来。”

司嗔嗔想了想,觉得扶苏的话有道理。但还是有些担忧。

就在她想要再掀开几片瓦,跳进去的时候。扶苏却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动作。

“你干嘛”

“你就那么确定京兆尹会插手这件事情谁知道他会不会暗地里通知淮阳侯府的世子到时候他们万一再反过来设计咱们,不但莲心和墨心没有办法救出来,反倒是让情况变的更加糟糕了。”

司嗔嗔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看到还守在房顶的司嗔嗔,扶苏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终于来了,快些进去吧。刚刚李二他们已经进来了,现在正打算去那暗室将莲心和墨心带出来呢。”

司嗔嗔急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语气急切的对扶苏说道。

有的则直接将扔在地上的绳子捡起来,想着或许可以用来嘞人。

刚才那哭哭啼啼的场面顿时就消失了,大家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都静静的跟在莲心和墨心的身边。

她紧紧的将金钗攥在手中,想着万一有人进来,就用这根金钗的尖头去刺那个人。

司嗔嗔说过,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哪怕是你尖锐的指甲,都会变成武器来抵抗。但凡有一线生机,就不要轻易放弃希望。

莲心担忧的对墨心说道。

“看看这个暗室里有没有什么棍子之类的。我们守在门口,这样就算有人第一时间进来,我们也不会束手待毙。哪怕有一分的活路,也要试着去争取。”

只可惜,当她们试图打开暗室门的时候,暗室的门根本就打不开。难怪外面没有人守着,因为外面的门早就已经被人用铁索锁上了。

也许是因为刚刚墨心的话让那些女孩子们受到了鼓舞,她们也纷纷找起了可以用来抵抗的东西。有的好像墨心那个样子,将头上戴着的木钗或者银钗取下来,攥在手心里。有的和莲心一起去寻找着木棍之类的武器。

没有人愿意就这样离开自己的家人,只要能够争取逃出去,她们都不愿意就这样轻易认命放弃了。

司嗔嗔看到,扶苏的额头有细汗渗出。哪怕已经带了一层薄薄的面具,也能够看得出来。可见这一段路,扶苏赶的有多么着急了。

少女们的反应让莲心和墨心觉得十分的欣慰,毕竟独木难支。如果到时候外面的恶人进来了,这些女孩们要是连半点的反抗意识都没有,只懂得在一边嘤嘤哭泣,那么即便是她们两个再怎么下定决心,再怎么努力,只怕到了最后,这份挣扎也成为了徒劳。

就在莲心和墨心在暗室里准备着的时候,等在仓库房顶的司嗔嗔也终于等到了归来的扶苏。

“我明白了。”

莲心便试着去在暗室里面找有没有什么棍子之类的东西,墨心则将头上的金钗给取了下来。一头墨染般的长发顿时就披泄下来,如云烟般。

“放心,那京兆尹一定会乖乖过来的。”

扶苏面色淡定,十分肯定的对司嗔嗔说道。

“你怎么那么肯定京兆尹会公正处理这件事情”

看着扶苏淡定的目光,司嗔嗔反倒有些不确信的看着他。扶苏被她这样盯着,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

“其实也没有什么,我不过是给他喂了一颗蛊药罢了。这药两个时辰就会发作一次,我已经提前让那蛊药发作了一次。京兆尹从我的玉佩中得知我是鬼医的嫡传弟子,自然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也说了同那淮阳侯的世子并没有什么紧密的私交。为了他自己,当然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原来是因为扶苏用了一些小手段,司嗔嗔就说无缘无故的,那京兆尹即便是同淮阳侯府的世子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但就是看在淮阳侯世子的身份,只怕也不会轻易插足这件事情。

可是扶苏已经用他的性命相要挟了,京兆尹当然就没有办法置身事外了。

比起以后同淮阳侯府不对付,当下自然是自己的生命排在第一位。

“可是你这样威胁京兆尹,万一事后他恨上了你,那该怎么办以后你可是要在京城里开医馆的。他想要给你穿个小鞋,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司嗔嗔想通了之后,很快又开始担心起了扶苏的安危来。

扶苏看着眼前的司嗔嗔,她那双剪水般的双瞳里满是对自己的担心,就不由得感到胸口一阵温暖,还有那难以言喻的心悸。

这个世上,除了他的师父,也就只有司嗔嗔会这样担心着他的安危了。

而当初,将他带出火坑的人也是司嗔嗔。若不是司嗔嗔,他又怎么能够学的一身的本事呢。即便是让他为了司嗔嗔赴汤蹈火,他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司嗔嗔,你放心。那京兆尹不会找我的麻烦的,既然这件事情他插了手,那么就必定会为那些女孩讨要一个说法。我们再在背后推波助澜,到时候绊倒了淮阳侯世子,京兆尹的官位只怕也会向上提一提。到时候,他恐怕感激我都来不及。”

司嗔嗔听了扶苏的分析,还真觉得是这么一回事。于是心里也就放下了许多的担心了。

在他们说完话不久,连李二都还没有来得及带着手下去那暗室将莲心和墨心带出来玩乐的时候,仓库外就已经有人开始敲门了。

在司嗔嗔和扶苏的位置,自然就看到了京兆尹和他身后的两排官兵们。他们有的人手中拿着火把,将这四周的夜空都几乎燃亮了。

“司嗔嗔,等到莲心姐和墨心姐救出来的时候,我们还是不要先出现的好。最好不要马上就暴露在淮阳侯世子的眼皮下,这样才是最稳妥的。如此一来,等到我们想要背后做些什么,也顺利一些。”

司嗔嗔认真的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只看着有些狼狈的莲心同墨心被官兵带出来后,她才放心的同扶苏一起离开了此处。

莲心和墨心怎么都没有想到,第一个进到暗室里的人竟然会是官差,她还差一点就将手里的金钗刺入那官差的脖子处。

真是好悬。

不管怎么说,她们终于是得救了。看着那些被官差压在地上的李二等人,莲心和墨心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你的主子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姐妹二人”

莲心看着李二,李二冷冷笑了一声。并没有理会莲心,而是表情颇为高傲的看向一旁的京兆尹。

“李大人,您确定要抓我们兄弟几个。就不怕之后自己再惹上麻烦”

这一番话让一旁的李大人面色一变,他怎么会不害怕。淮阳侯府的势力岂是他这四品的官员能够撼动的。不过一想到肚子里被下的蛊药,他还是咬着牙做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大胆,竟然还敢威胁朝廷命官了。你们做这种拐卖少女的事情,还觉得自己会无事吗把他们都给我关进大牢里,给我好好的审出他们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本官就不相信,那背后之人还能在这天子脚下一手遮天了。”

最后一番话,是京兆尹给自己壮胆用的。虽然淮阳侯乃是权贵,不过这种拐卖少女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小事。一旦将此事上奏到了朝廷,淮阳侯只怕也是难以将此事给抹平的。

想到这里,那李大人的心中便安定了不少。

“莲心姑娘,墨心姑娘,还请你们随我到顺天府一趟。迟些时候我会亲自派人将你们送回家中。”

作为当年对相思楼四大美人的爱慕者之一,李大人对莲心和墨心说起话来,可是就温柔多了。一想到这样不可多得的美人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危险,京兆尹李大人的心中那份正义感又徒然增加了许多。

可见这人的正义,是针对着特定的人和事的。

“多谢李大人,若不是李大人及时赶到,恐怕我们姐妹二人就真的难以逃脱魔掌了。这份恩情,真是让我们不知如何报答才好。李大人不亏是一个好官,实在是京中百姓之福。”

莲心虽然面对着杜淳风态度冷冷淡淡的。不过毕竟曾经在相思楼里呆了几年,面对人情来往其实还是十分娴熟的。知道应该在什么样的场合下说什么样的话。

莲心这样说,李大人心中的那点不自在顿时就消失殆尽了。

“瞧莲心姑娘说的,这是本官的分内之事,应当的,应当的。”

看着李大人一样的笑容,那李二的表情简直堪称阴冷。没想到这个京兆尹真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要说这拐卖少女一事,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也不是没有人家去告上顺天府衙。只不过那京兆尹因为查到了主子的身上,便不敢再有什么大的动作了。再加上那些告状的人家不过没有什么势力的平头百姓,自然没有办法将这件事情闹大。

本来就是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两厢默契的事情。怎么今天这个京兆尹竟然毫无预兆的就出现了,而且还摆出一副要将此时追究到底的姿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二心中不停疑惑着。唯一肯定的是,今天的事情一定有告密者,否则的话这个京兆尹怎么能够如此准确的就找到了他们,而且还带了这么多的人来。

难道是胡大

手下的人说并没有找到胡大等人,莫非是胡大临时倒戈

可如果胡大倒戈,背后一定也是有人指使。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势必是同主子有过节的人。

被带走的时候,李二心中不停闪过这样的问号。却始终不得其解。

莲心同墨心去了一趟顺天府,将遭遇告知了李大人之后,便离开了顺天府。

原本,李大人是要派人将她们两个人给送回家中去的。可是当她们出去衙门的时候,已经有一辆马车等在了那里,司嗔嗔同扶苏两个人也站在了马车的旁边。

“司嗔嗔。”

莲心有些激动的提着裙子跑到了司嗔嗔的身边,经过了一番劫难,此刻心中自然是没有那么快就能够平静的。

“你们总算是没事,我们先上马车吧。一切等回去了再说。”

司嗔嗔向送莲心墨心出来的师爷感激了一番,那师爷一看到扶苏,便好像是见到了鬼一样。连连对着司嗔嗔摆手,说着无妨之类的话。

看来扶苏在对京兆尹下药的时候,这个师爷也是看到了。

司嗔嗔暗中想着。

“司嗔嗔,这件事情该不会是你们”

莲心从那何师爷的反应中仿似看出了一些端倪,于是偷偷的将司嗔嗔拽到了一边问她。

“我们上车去说。”

司嗔嗔表示这里是衙门门口,有些话不好说。不过莲心也看出来了,她和墨心能够如此及时的得到拯救,势必同司嗔嗔和扶苏脱不开关系。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乖乖的跟着司嗔嗔上了马车。而扶苏却并没有同他们一起离开,随着那何师爷一起,进了衙门中。

“为何扶苏不同我们一起走”

莲心看着跟着师爷进了衙门里的扶苏,不由得问道司嗔嗔。

“他还要给那李大人解药,自然不能随我们一起离开。”

司嗔嗔于是将自己得知的前因后果都在马车里告知了莲心和墨心。就看到莲心的一张脸由困惑逐渐转为冰冷,最后终于忍不住的哧冷一笑。

“我还在想会是谁竟然是淮阳侯的世子,真是令人意想不到。一定是因为得罪了那个大小姐了。只是不知道,在这其中,那许夫人又插手了多少。”

莲心聪慧,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并且也想到了之前被她拒绝过提亲的许家。

“我想,应该也是有参与的。这件事情等我们回去好好商议一下,总不能便宜了那个淮阳侯世子等人。”

“对,一定不能便宜了。不过就是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他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竟然用这样阴毒的法子来对付我们。也难怪那个林雪茹会如此的跋扈任性。我看都是惯出来的。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再说,那个淮阳侯世子竟然做这种拐卖少女的生意,真是缺德的很。”

莲心十分义愤填膺的说道。

“不过,你说根据这件事情会扳倒那个淮阳侯世子吗我听说淮阳侯的势力也是不小,得知了自己的儿子出事,淮阳侯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这淮阳侯虽然风流,却只有淮阳侯世子这一个儿子,自然不会允许他出事的。”

墨心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司嗔嗔冷冷一笑,“墨心,你放心吧。那淮阳侯世子就是再被淮阳侯护着,只怕这一次也难以安全脱身。拐卖少女顶多让他坐一下牢,可如果是通敌叛国呢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我就不相信淮阳侯还有办法将他的儿子也干净的捞出来。既然算计了我司嗔嗔,就别想着全身而退。”

听了司嗔嗔的这番话,莲心和墨心才仿似想通了什么。

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莲心,司嗔嗔,我看等过几天,咱们还是要去普陀寺中拜上一拜。在佛祖面前好好去一去这身上的晦气才是。”

墨心对莲心和司嗔嗔说道,二人自然点头同意。

司嗔嗔尽管是无神论者,但是去普陀寺那里听听佛音,换个心情也是不错的。

“真是不明白,自从杜淳风离开后,我怎么就变的这么倒霉了。之前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的事,也不知道那杜淳风是不是带着给我挡煞的能力。他走了,我非但没有得到想象中的清静,反而更加烦心了。”

莲心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无感慨的说道。

“我看哪,是你想那宁王世子了吧”

墨心难得揶揄的说道,换得莲心一个生气的白眼。

而司嗔嗔却觉得脑袋里灵光一闪,好像有什么从自己的脑海中瞬间划过。明明是很关键的,却又没有办法抓住。

她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存在

一直到回了宅子,司嗔嗔也没有办法将之前在马车里一闪而过的想法回想起来。

顺天府书房。

“这的确是解药我可是按照你说的办了,要是你再给我下药,到时候你就别想离开这顺天府衙门。”

面对李大人的狠话,坐在太师椅上的扶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摇。他的脸上始终淡淡的,仿佛什么都无法撼动他一样。

那清冷的声音缓缓开启。

“李大人放心,只要吃下这颗药,半盏茶后你就不会再痛苦了。更何况,这一次你只要处理好这个拐卖少女的事件,只怕李大人的官场之路更加的平步青云了。”

扶苏对李大人说着恭喜。

“你说的倒是简单,难道我就不知道吗。可是这淮阳侯的势力非同寻常,他的背后可是有四皇子的影子。你以为这是能够轻易撼动的吗”

李大人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说完后,便忙不迭的将手中的红色药丸立刻吞了下去。一旁的师爷连忙端了一杯早已准备好的温水递了上去,李大人接过,一仰而尽。然后又看向扶苏,说道。

“更何况那些淮阳侯世子的手下个个嘴硬的很,岂能轻易就交代了他们的主子。那些少女尽管被绑,也是不知道幕后的主使者到底是谁。到了最后,还不知道事情会发展到什么样子呢。只怕我的官运休矣。”

那最后一句话的语气,李大人不可谓不嗔嗔怨,却又忌惮着扶苏的鬼医弟子身份,不敢说出生恨的话来。

那般模样,就是说成深闺怨妇,恐怕都不过分的。

“大人何必苦恼,那四皇子就是再权势滔天。也不会包庇一个通敌卖国的人吧,除非他是真的不在乎皇上的看法。皇上岁老,可还不糊涂呢。”

扶苏悠悠然喝着手中的碧螺春,姿态闲散,那平静的面容下哪里像是一个刚刚说出可怕话的人来。

“通敌卖国”

李大人惊讶的看向扶苏,怎么都想不明白这好好的拐卖少女怎么就变成通敌卖国了。

“看来李大人还不知道,这些被掳去的少女是要被卖到遥远的离国。李大人应该很清楚咱们南临国同离国的关系如何。话我就说到这里,时间已经不晚了,在下也该告辞,就不耽误李大人办公务了。”

扶苏看着还有些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的李大人,只将手中的茶盏缓缓放到一旁,然后起身,便同李大人抱拳告辞。

直到他消失在了顺天府的书房,李大人这才反应过来扶苏刚刚话中的玄机来。

对呀,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要知道,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只有让他没有办法翻身了,自己才能够换得喘息,并且谋取其中好处。否则,连命都被人害去了,还谋取什么呢。

“师爷,快快给我研磨,明早我要上奏朝廷一件重大事件。”

那师爷也是有着几分狡慧,自然也从扶苏的话中反应过来了意思。

虽然他也知道,那淮阳侯世子将那些少女们卖到离国不过是为了赚取暴利而已。可是这种罪名根本无法一下子打倒淮阳侯世子,只有通敌叛国这样的罪名,才能够让其元气大伤。

即便最后皇上查不到什么确实的证据,也会对淮阳侯府产生忌惮。只怕真的如那鬼医弟子所讲,大人的青云路又要上一个台阶了。

“大人,看来这个名为扶苏的年轻人,只怕是给您带来了一件好事呢。”

听了师爷的话,那李大人面色有些缓和。虽然他之前被扶苏威胁,可最后如果一旦成功,那么得了利,占了好处的人可就是他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本大人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他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计较去了。”

师爷面上谄媚讨好的应着,心中却是十分不屑的想着,大人这样的话您真的敢在那扶苏小子的面前再说一遍吗

夜色嗔嗔嗔嗔,银月被黑暗遮挡,仿似见不到光一遍。

扶苏回到了宅子,此时司嗔嗔三人已经在客厅里用上了晚饭。比起在太子府用过午饭的司嗔嗔和扶苏,莲心和墨心却是只有吃过早饭。剩下的一天时间里,甚至连一滴水都没有喝过。

看着拿着鸡腿香喷喷啃着的莲心,还有筷子不停夹着红烧肉的墨心,扶苏那平静的面皮难得露出一丝龟裂的模样来。

这还是名扬京城的相思楼的四大美人莲心同墨心吗

扶苏的三观很有一种被毁掉的节奏。

再看司嗔嗔,尽管不像莲心同墨心吃的那般凶残,却也优雅不到哪里去。据身边的下人偷偷告诉扶苏,司嗔嗔手中的碗饭,已经是第三碗了。

尽管自己也没有吃晚饭,可扶苏看着桌上的三个女子,却觉得自己已经是饱了。

一个时辰后,吃的饱饱的三人终于心满意足的撤了桌子。扶苏特意让丫鬟们煮了一大壶的消食茶。要不然的话,只怕晚上她们就都别想睡觉了。

司嗔嗔一边喝着消食茶,一边问着扶苏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放心,现在李大人应该读懂了我的意思。就看明天以后朝堂上的风向了,而我也从李大人的口中得知,这淮阳侯背后的靠山乃是四皇子。”

扶苏将自己最新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司嗔嗔。

“原来是四皇子党,难怪平时作风那么嚣张跋扈。真是跟了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风格。这件事情如果那京兆尹做得好,就是四皇子,恐怕也不会如过去那样被皇上纵容了。本来最近皇上就已经通过太子点了他一下,这四皇子的人可是都夹着尾巴做人呢。淮阳侯府却在这个时候撞了上去,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司嗔嗔冷冷一笑,将手中喝尽的消食茶放到一边。扶苏又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看着她喝了下去。

“如果皇上相信倒还好,可就怕那皇上不相信。”

墨心将最坏的打算说出来。

“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明天午后我会亲自去一趟皇宫。”

司嗔嗔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不行,你明知道那老皇帝对你有想法。万一你进去就出不来了呢,我不同意。”

扶苏原本平淡的语气突然变的激动了起来,反倒有些吓了司嗔嗔一跳。

墨心看出些端倪,很有些意味深长的笑着看向他们二人。

只有莲心还一边喝着消食茶,一边揉着自己有些撑的发疼的肚子。一时间倒是没有注意到扶苏的异样。

“放心,那皇帝虽然霸道,但也不会做出勉强我的事情。上一次我不也是平平安安的从皇宫里出来了。”

“墨心,怎么办我们现在出都没有办法出去。”

阅读带着淘宝到古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