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法之法

392 天意

  • 作者:风扇老爷
  • 类型:玄幻魔法
  • 更新:2019-06-11 17:43:41
  • 字数:9034字

那么,不是姜项离,又会是谁呢,顾往昔吗,不是,管良可以肯定的是,顾往昔不会加害他,他不但在那个梦中帮助了自己,还将独属于她自己的人族秘法传授给了自己,她如此汲汲营营的一番举动不管意欲为何,在管良的所作所为没有达到她最初动机和目的之前,管良绝不会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呢,罗天、尧天还是陆恒跟唐龙?

管良一个人一个人的推算,却都不像是今天的“罪魁祸首”,正当他想要把这个问题提出来的时候,却听到顾往昔说道。

那就是今天的这个局到底是谁布下的?

乍看起来,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似乎是姜项离的计划,但很快管良就否定了这个猜测,毕竟之前某个时候,姜项离曾经问过自己,是否要继续调查天之浩劫,而那时管良不明究竟随即给予了肯定的答复,而后才得到了姜项离口中更加肯定的答复,如果没有这个前提的话,回想起当初的情况,姜项离未必会对管良等人不利。

“管良,你之所以会前来南尧城调查这天之浩劫一案,是不是便是因为你内心已经对纯阳尊者姬玄有所怀疑了呢?”

顾往昔的问题把管良后面的话给堵住了,他想要说不是,却又说不出口,毕竟他确实是对当年发生的很多事都产生了怀疑,但却因为他特殊的身份,不能针对这些怀疑着手,而只能站在一个相对偏中立的立场上来试图理清头绪,继而洗清这些嫌疑。

管良的疑问让唐龙和陆恒再次对视了一眼,两人此时心中也都很明白,选择把这件事当着顾往昔的面告诉管良,其实就意味着他们四人之间的立场已经有了一个结果。

但这个结果似乎管良自己并未真正的认识到,不过这也怪不得他,毕竟他是命天教的继承人,而纯阳尊者也是他的前辈,如果说他当真转变了立场选择了站在他们这一边,反倒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不过管良虽然反应迟钝了些,但很快他就醒悟了过来,当他用狐疑中透着一丝不信任的表情看着陆恒和唐龙的时候,心中渐渐的升起了一个疑问。

顾往昔的这句话就如同炸雷一般的响彻在管良的耳畔,一时间愣在当场,半天也没有回过神来,而在一段时间后,他的目光并没有和顾往昔对接,而是在陆恒和唐龙的脸上环顾之后,这才缓缓的说道。

“是之前发生过的事?”

听到这个问题,陆恒和唐龙对视一眼,却并没有开口,而是看向了对面的顾往昔,虽然他两都知道一些东西,甚至连背后的秘密也了解一星半点,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中他们却并不会开这个头。

而就在这一刻,随着顾往昔嘴角透出的一丝充满冷意的笑容,随即用一种清幽的口吻说道。

此时,顾往昔突然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而她的话一半是对陆恒和唐龙说的,但另一半则是对管良说的,毕竟她提到了一个“又”字,而这个“又”显然包含了管良所不知道的那部分内容。

“确实很好奇,按理说,你跟我们没什么交际的地方,如果非要扯上关系,你该去找罗天,或者去找万季安。”

姜项离走后,场面上的气氛也因为疑问尽释而缓和了不少,但看似敌意消除的同时,却仍免不了不少的隔阂,毕竟顾往昔还在,她之身份放在任何一个环境里,不仅是一种差距,同样也是一种压力。

“万季安,他想要复活纯阳尊者姬玄。”

“不错。”

“也就是说,纯阳尊者姬玄其实并没有死?”

陆恒接过话题,随即将前次万季安被顾往昔跟踪到梦境当中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并且在说起顾往昔想在梦中杀人的时候也并未流露出半点多余的感情涩彩,不管上一次顾往昔因何要出手,是真的想要杀陆恒和唐龙,还是想要借用出手来迫使万季安就范,或者是因为想要引出罗天的杀手锏,但不管如何,既然她有了那样的动机和决定,也就意味着她未来将会和陆恒、唐龙乃至罗天成为敌人。

但是,这种敌对的感觉却并没有从陆恒的叙述当中透露出来,至少管良并没有听出个究竟,但是当他怀着从头到尾震惊的心情听完整件事后,这才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唐龙的这番话一出口,顾往昔还未有所表态,管良顿时就回想起之前的某句话,顿时插嘴问道。

“这事跟万季安有什么关系?”

即使查到最后当真一切阴谋都跟纯阳尊者姬玄有关,但那时他要如何抉择对如今的管良来说,一切都还是未定之天。

看着管良不说话的样子,顾往昔便是轻轻一笑,她的笑声吸引了陆恒和唐龙的注意,而这一刻,其实陆恒的心中已经有所感触,只是同样碍于某些原因让他不能把话说清楚,不过这一刻当他迎上顾往昔的目光时,顿时就明白她之前那些看似在针对和试探管良的话其实也是在试探他陆恒。

“很早以前我就认识万季安,当初我曾经借故找飞鸟小筑鹤白眉的麻烦前往四方城,其实为的就是确认万季安所拥有的另一个身份,只是没想到,罗天的横空出世,意外的在我两之间插上了一脚,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陆恒的话让管良流露出几分诧异来,关于这段往事他知道的并不多,毕竟那时候罗天一无实力二无名气,命天教断不可能去关注这样的小人物,但万季安和陆恒之间的恩怨却是记录在命天教的典籍当中,只不过此时听来,很显然真相和记载完全相反了。

这一刻,管良没有说话,而是选择了留心倾听,如今似乎有很多事都串联了起来,但事件与事件当中的联系却每每都让人感到很违和,就好似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少了一段故事的样子,而当管良在调查天之浩劫之后,一度联想到了失落的时空,如果说所有的故事并不是只发生在他所身处的这一个世界当中,那是不是所有问题都能够得到一个解答了呢?

但如今看来,问题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时空概念可以轻易解答的,这背后还藏有更加复杂且庞大的秘密。

“万季安难不成还有另一个身份?”

此时的管良无意抓住了一个重点,其实他同样也很疑惑,为何问题会引申到万季安的身上,如果说,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和万季安也有所联系,那么他倒是能够猜到这一切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了。

“二百年前,中天界曾经出现过一个王朝,名为万象王朝,但是,从今天对其所记载的历史来看,除此之外便是一无所知,但根据我的了解,二百年前创造万象王朝之人便是今日我们所认知的万季安。”

陆恒的话让管良震惊之余“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脸上犹然还夹杂着难以置信的眼神说道。

“这怎么可能?”

然而,和管良惊疑不定的表情相比,陆恒、唐龙乃至顾往昔却表现的非常镇定,或者说,这便是今天他们三人会聚集在此的其中一个原因。

管良待得自己稍微平静了一些后,想要再以此为线索展开思考,却总是感到一阵阵难以接受的异样,虽然他从来不算是万季安的朋友,且此人行事作风也偏向于邪道,但是管良却从不觉得他会是一名大奸大恶之徒。

人虽然难以做到至情至性,毕竟那是圣人的境界,即便顶天立地的男儿也难保不会为了五斗米折腰,但人却能够通后天过经历来成就大彻大悟,不枉此生,而在管良眼中的万季安,便是一个足够堪称不枉此生之人。

人的至情乃是任何时候不压抑自己的情绪,人的至性乃是率性、豁达、包容以及推己及人,在管良的心中,似乎他所认识的人当中谁也做不到这一点,而罗天那样时常以城府、心机来掩饰自己真性情之人,更是无法成就至情至性。

那么万季安是这样的人吗,或者说他做不成至情至性,难道就能成为大奸大恶之徒了吗?

正当管良沉思不得所以的时候,只听到顾往昔开口说道。

“万季安曾经和中天界七大城主有过一个约定。”

约定?

听到这两字,管良的心中顿时就萌生出了一股不祥预感,以万季安的身份,他如何能够和中天界的七位城主建立什么约定,就管良对万季安的了解,即便身处风葬天下的他,也不是掌教的身份。

“怎样的约定?”

就在管良问出这个问题,并且屏息以待最终结果的时候,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身处的这个梦境突然间支离破碎了,而就在一顿心醉神迷过后,管良已经回到了他之前所在的南尧城酒肆。

这样突然“梦碎”在管良入梦的经历中尚属首次,而在稍微的一愣神之后,管良就明白了过来,梦境破碎的原因乃是在于构筑这个梦境世界的人醒了,换句话说,如果这个梦当真是以尧天的记忆为基础而构筑出来的,那尧天的苏醒,必然会导致梦境世界的坍塌。

但是,这一刻的管良却感到他之前所察觉出的那种不祥预感在这一刻无限的放大了开来,因为这种梦碎的现象太不寻常了,如果这个梦境当真是尧天所构筑,那以神族之人对梦境逻辑和构造的理解程度,绝对不会发生这种突然破碎的可能性。

除非……

管良的心思电转,而当他想到另一种可能性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变了,不过正当他想要思考点什么的时候,前方不远处一个人暗中对自己透露出的眼神却让他瞬间打住了继续思考下去的念头。

是的,此时的自己仍旧身处险地,南尧城还在天鸣城的势力范围之内,而此地到处都是夏家父子的眼线,自己如此长时间的站在酒肆门口,加上他的所表现出的举止和气态,很容易惹人怀疑。

就在管良离开酒肆的同时,转身的瞬间,当视线在人群中快速移动,继而捕捉到了人群当中一个较为突兀的身影时,他的心在这一刻颤动了一下。

他再次看到了曲念怡,而且这一次是直接的四目相对,很显然曲念怡也认出了他。

之前管良让人暗中跟随曲念怡,是为了保护她,不管曲念怡因何流连于这南尧城中,不管是作为她的未婚夫还是出于罗天的那层关系,他都应该对她的安危尽一份力。

而此时此刻,当双方的行踪都被对方知晓之后,管良便也无意再隐瞒什么了,但是正当他想要朝着曲念怡走过去的时候,他却突然间发现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不对劲!

一直以来,曲念怡对他都是不温不火,虽然并没有完全平淡到视作陌生人的那种感觉,毕竟表现于人前的她仍旧还是未来的“管夫人”,但是她从未爱过管良也是事实,所以她的那种不温不火很多时候反倒是要比极端的淡漠还要让人心失落。

但如今当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管良发现站在不远处的她的眼神中突然间有了一丝颜色,这种颜色的由来就像是两人一同出现在曲云跟前的那种感觉,但这里不是造化之门,两人也没有身处曲家,曲念怡突然拥有的姿态和那种感觉,立刻就让管良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当管良以寻路规则进行搜查很快就发现了端倪,果不其然,此时的曲念怡已经被人“绑架”了,而此时她出现在这里并且和自己四目相对的状况很有可能也是背后阴谋者的故意之举,这种举动的动机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在这个距离上,管良知道他不可能在对方动手之前救下曲念怡,但对方既然做出这种让他们“相认”的意外举动,显然是想要透过要挟曲念怡,进一步指引管良前往他们指定的地点。

果然,就在曲念怡转身,并且被一股不明力量所支配、驱使朝着远处走去的时候,管良踌躇了一下,毕竟他刚刚才遭逢梦境当中的变故,而如今还来不及思索出个究竟,新的麻烦又再度接踵而至,让他这种向来都是循规蹈矩、面对问题有先来后到之分的人一时间失去了从容。

而同样是在这一刻,管良的身旁突然响起一个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

“愣着干嘛,还不快追!”

听到声音,管良本能的就想要回头,不过他并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因为他知道,声音的源头便是萧何,而萧何就在他的左右。

“你们是不是好奇我为何会再次前来?”

阅读无法之法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