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人间烟月

第五章:盛世刀鸣

  • 作者:书香竹苑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9-06-11 21:41:03
  • 字数:6645字

数月后,阎立本擢升为右相,封博陵县男,朝中群臣时常将他与左相姜恪并称谓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

十多年前,阎立本任黜陟大使,代天子巡察全国各地,了解各地民情,并考查当地官吏,进行奖惩。时河南汴州监狱内,他曾审讯过一位涉嫌徇私枉法的人,犯人姓狄名仁杰,字怀英,出身太原狄氏,早年以明经及第,历任汴州判佐,因公断了长官财路,被诬陷入狱。阎立本去了狱中,从他的眼神中竟搜寻不到一丝畏惧之色,极为沉着冷静,阎立本为其胆量所折服,两人相谈之下极为甚欢。阎立本发现狄仁杰是一个德才兼备的人才,坦言道:“我是一个画家,在我心中自有想画之人与不想画之人,想画的人物中,见其第一眼便有冲动下笔的人更是少之少,而你就是极少数之人,非画不可之人。”事后,阎立本不仅弄清了事情的真相,而且推荐狄仁杰作了并州都督府法曹,谓之河曲之明珠,东南之遗宝。

阎立本与裴行检两人返回京师长安,过了护城河,直去含元宫,与高宗讲明情况。高宗自言自语道:“还是老一套,何时换个新意!”然后问阎立本道:“阎爱卿,那狄仁杰在并州都督府做得如何?”阎立本回道:“政绩优矣,百姓爱戴,然棱角太明。”高宗道:“如此,便留他并州多历练一番,待时机成熟,调入大理寺任职。”

再说那阎立本与裴行检两人,阎立本每日与国师下棋弹琴、谈诗论文、交流书画;裴行检亲自带人在玄元皇帝庙内从早搜寻到晚,可谓是掘地三尺,然就是一无所获。

一日,时值盛夏,清风不曾徐来,烈日早已当空,天气是那样炎热,仿佛一点星火就会引起爆炸似的。阎立本依旧与国师下棋弹琴、谈诗论文、交流书画。国师道:“阎大人,已是烈日当空,让裴大人过来喝口茶,莫累坏了身子啊。”裴行检走了过来,端起碗喝了几大口茶。国师又道:“两位大人果真忠臣良相也,如此烈日当空也不懈怠国事半分。”阎立本道:“食国之禄,理当分国之忧。”国师道:“如此,便请阎大人研墨,容贫道与陛下修书一封,了了心中之事。”阎立本研开墨,裴行检展开纸张,国师写下:心之所求,故乡火犬。国师道:“两位大人将它乘与陛下吧,不必在此与贫道闲谈了,修庙之事交由下面之人,多少国家大事等着两位大人呢?”

阎立本见国师所写内容,恍然大悟,叫上裴行检拿了书信兴高采烈的回皇城复命去了。

冬季十二月,高宗任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司列少常伯安陆人赦处俊为副大总管,以待时机随时进攻高句丽。同时,又令庞同善、契何力同为辽东道行军逼大总管并仍兼安抚大使;水陆诸军总管和运粮使窦义积、独孤卿云、郭待封等,都受李勣指挥。

一年后,高宗因高强度处理边疆军务久病不愈,便下命太子李弘监国,如有不决之事,问之武后;与此同时,特令辽东道行军大总管李勣全面进攻高句丽,泉男生因还沉浸在两国蜜月的幻想中,以为归附之后就可相安无事,于是大军并未及时布防,丝无防备之下,大军被**一路平推。

来使再次无果而归,而前方战事节节败退,眼看第泉男建大军将要兵临城下,泉男生万般无奈,再派其子泉献诚携金银细软无数自东向西入之长安含元宫,跋山涉水向高宗表明来意,高宗当即下令右骁卫大将军契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领兵救之泉男生;另命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担任向导,右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侃为行军总管,共同讨伐泉男建。

九月,李勣攻下高句丽西边要塞新城,留庞同善驻守其地,自己挥军进击,连陷十六座城。泉男建见正面不敌李勣,于是派兵袭击尚在新城的庞同善、高侃,高侃进军至金山,交战不利,泉男建趁胜进攻,薛仁贵引兵迎击,薛仁贵、庞同善等人大破泉男建大军,斩首五万余级,攻陷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泉男生会师。

领了圣喻,阎立本与裴行检两人便于北邙山上的翠峰会合,阎立本一见裴行检便问道:“裴大人,这设计、建筑之事自有工部足矣,大理寺理应管皇室百官之事,陛下此举是何用意啊?”裴行检道:“陛下用意阎大人果真不知吗?我大唐开国两大国师推演出大唐日后将有之大事,作之‘***’,并附注释,太宗、高宗多次向国师寻要,皆被国师拒绝。此次泰山封禅,队伍被九尾妖狐袭击,这种事件,经不起多次,所以,修玄元皇帝庙为虚,寻***真迹与注释为实啊。”阎立本道:“陛下已是仁君,所做事情并没无不妥,这***国师既然不愿给,自有其用意,陛下又何必强求?”裴行检道:“阎大人这话我都听起老茧了,这劝谏陛下之事我是无能为力了,只要陛下所做事情无损江山社稷,我等臣子,自是领命行事。”

不久,高句丽泉盖苏文去世,其长子泉男生继任莫离支之职后,为了解民情先是离开平壤城视察五部,后出巡边疆安抚将士。期间为防不测,泉男生指派其弟泉男建、泉男产代理朝中政事,不料泉男建趁机取得国家大权,杀害泉男生之子泉献忠,自任其为高句丽莫离支,并发兵讨伐泉男生,泉男生被迫退守高句丽旧都内城。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而此时的长安含元宫中,高宗召开内阁朝议,商议高句丽善后之事,内阁朝议一致认为此乃天赐灭高句丽良机。于是,高宗下诏,任命泉男生为特进、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以勉泉男生多疑。

**势如破竹,捷报频传,所需处理军务不断增多,太子李弘初监国,诸多事物束无良策,便日日寻问武后。武后的日常就这样被太子李弘占了去,无空余时间陪李令月,陪伴李令月最多的就是乳母张夫人与那宫女晴儿。

面圣结束后,李勣便解下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刀,赠予姜恪,玉带赠予吏部尚书,唯张文瓘一人什么也没有得到。张文瓘非常奇怪,问之李勣:“两位大人都有礼物,不知英国公有何礼物赠予张某啊?”李勣道:“我在前线与姜大人并肩作战,知其生性优柔,我赠他佩刀,希望他能果断;而吏部尚书言行有些放诞,我赠他玉带,希望他能自我约束。可张大人并没有什么干的不好,我不知还用赠你何物,若要赠,便只能请张大人酒楼一醉了。”

东宫之中,时常听见武后与太子谈论国事之声。虽为母子,却未能像寻常人家那样母子知心,此次母子相处,武后渐知太子为人,觉与太宗、高宗有些相似。武后想起那张公艺九世同居的画面,对太子愧意便起,多年前贺兰敏之奸污未定的未来太子妃之事自己确实处理不当。武后道:“弘儿,司卫杨少卿爱女之事,母后当初确实处理不当,母后知你喜欢她,只是……”太子李弘听此连忙打断武后,说道:“母后切莫自责,已过去之事,就让它过去,一家人好好相处就是。”听了太子此言,武后深感欣慰,有子如此,人生何求。

又一年,大唐名将李勣率军大破高句丽,平高句丽后,武后与太子拟分其境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县,并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以统之之诏书于高宗,高宗看后都于同意,另命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二万镇守其地,李勣与姜恪二人进宫面圣,姜恪以战功擢任左相。

无可奈何之下,泉男生指派大兄弗德前往大唐求救,宰相张文瓘谏言道:“禀陛下,陛下此时可派大军一只助之泉男生,两军接应,必败泉男建大军,一举功成,泉男生也当归附我国。”高宗道:“张爱卿所言极是,只朕想的不是让泉男生归附我国,而是想要将高句丽纳入我国。”张文瓘道:“陛下是想灭之高句丽。”高宗道:“张爱卿一点就通,朕之幸,大唐之幸。”于是,高宗以先前泉男生“以精兵数万”在鸭绿江畔据险而守,给契苾何力东征军带来很大干扰为由扣留来使,令边疆将领按兵不救。

泉男生眼看求救无果,泉男建大军步步紧逼,只得又派大兄冉有入唐,表示愿意归顺大唐。高宗听完来使之言,即对泉男建、泉男产的悖逆表示震怒,又令人拟文章声讨泉男建、泉男产二人的悖逆行为,然就是只口不提发兵之事。面圣结束后,来使问之张文瓘:“大唐皇帝陛下何时出兵解我主上之危啊?”张文瓘假装思索道:“陛下近来患上了眼疾,太医无法医治,故可能是陛下眼神不太好,没有看见来使主上的诚意吧!”

泰山之行,九尾灵狐与国师斗法斗得两败俱伤,九尾灵狐再逃民间,待禅封队伍返回京师长安后,高宗即下令大理寺与刑部全国缉拿九尾灵狐。与此同时,为感先祖庇护之恩,二月,高宗追尊老子(李耳)为“太上玄元皇帝”,改无极观为“玄元皇帝庙”,特令工部尚书阎立本主持扩建,大理寺卿裴行检辅之。

阅读人间烟月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