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诡事典当铺

19.女鬼显形,陈军失魂

  • 作者:诡言轻喃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2019-06-12 02:50:32
  • 字数:9144字

“不要。”谢谢看了一眼正在向自己飞来的女鬼,就要出手用真本事,这时一直在旁边观看的陈军见到,那女鬼向我飞去,而且刚刚我的动作,很明显就是没有纸符了,也没多想一接奋不顾身的飞扑过去,想要要为我挡下女鬼的这一击。

我就要出手时,却被陈军的这突然飞扑过来的动作给挡住了,那女鬼可不管面的人有没有变,最多就把这个杀死后,再把季封给杀了就行了。

噗~

“哈哈,没有了吧,我要你多管闲事!”那女鬼见到我没有拿出那能让自己受伤的符纸了,顿时嚣张起来了,直接向我飞去。

我见着那女鬼向自己飞来,看来这女鬼认为自己没有纸符就耐他不何,心里冷笑了一声,无知,要不是自己不想太过惊人世俗,哼……

我见陈军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只好强行收功,到导致一口心血倒流,直接喷了出来,而陈军也被女鬼一击击中,也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我见陈军被女鬼击中向自己这边飞来,只好强撑伤势,接着陈军,而且季封自己也被陈军带来后冲劲,退后了三四米。

“还有你,你这贱人,你也也该死!”那女鬼骂完季封后,别不再理她了,扭头再次盯着那女主角,对她那惊恐的叫声,充耳不闻。

“看符!呃!”我见那女鬼无视自己的存在,只好把自己的真本事亮出来了,把手伸入道袍内,就要拿出符来治治这鬼。

那女鬼也是被我这样的动作吓了一跳,顿时连地上的女演员也不顾的就往后倒飞,可是飞到一半,看到我的手上没有那些能让自己受伤的黄纸,感觉自己被耍了。

再这样下去,那女演员会有危险,我快速拿出一张符纸,往前面一甩,手上快速捏了个手印,口吐出一个燃字,符纸就哗一声的自燃了起来。

啊~啊啊~

在雾气中的季封和陈军背靠背的站着,眼球移动着观察四周围,发现面前的鬼气越来越浓密。

“救命啊,鬼啊!”就这时在我的左边出来一个女人的救命声,是这部戏的女主角。

“小心点,那鬼要出来了。”我仔细地望了望四周,发现在影棚发的干冰内有鬼气耸动着,提醒在身旁的陈军,身体小心翼翼的移动着。

“卡,卡,卡,放干冰的怎么回事!”

季封和陈军一出场就又是起雾,又是刮风,陈军表面看起来没什么事,但是心里非常害怕的,要不是一身道袍掩盖住颤抖的双脚,早就漏馅了。

“燃!”

符纸燃烧后,就听到一声惨叫声,四周围的雾气慢慢的消散变淡,我当然不会就这样放过那只鬼,立即从口袋里拿出一把水果刀乘胜追击,咬破中指,在那小小的刀身上一摸。

“你是谁?干嘛要多管闲事,你该死!”那凌空的女鬼对着我大声的吼着,我自己也是一阵郁闷,貌似是你要害我们先的吧,要要管你闲事。

“去!”我感受着那只女鬼的气息,突然一转身一只手推开陈军,另外一只手上的速度也不慢,把手中带血的水果刀往前面一扔。

没有任何声响,只见一只披头散发,身穿红衣,狰狞面容的女人,不,女鬼凌空站着,而且这女鬼的肩膀在流血,上面还插着刀,明显是刚刚被季封那把水果刀,而地上还有女人,满脸惊恐,样子显得十分狼狈。

突然迷雾越来越大,就连人影也越来越看不清,这时导演看到摄影机上的屏幕,发现身影都看不到了,有些怒了,大声怒吼道。

这时导演依然认为是道具组的错误,并没意识到已经有点不对劲了,四周围的雾气越来越多,人也快看不见。

“哥,没事吧?”被接着的陈军,只觉得背后一阵刺痛,仿佛要都要断掉似的,刚刚对季封说完又吐出一口血变晕死过去了。

“小敏,锦叔,你们先把陈军抬走。”我看着自己已经都吐血了还问自己有没有事的陈军,心里一阵愧疚和愤怒,把晕死的陈军放到地上,站起来盯着前面的女鬼。

我刚刚说完就见陈似锦和满脸泪水的张敏从旁边的林子跑到被季封放到地上的陈军,两人小心翼翼的把陈军抬走。

这时我也不管什么惊什么俗了,捡起身旁的道具木剑,咬破中指,在木剑上画了一道符,又伸手捏了一个法印,把在影棚中佛像摄到手上。

而影棚的工作人员也早就惊呆了,这又是符又是鬼,而导演却在摄影机前一直用摄影机对着我,要知道那女鬼早就被我用符现形了,现在就连普通人也能看到女鬼。

在墓地中,我与那女鬼对立相望着,我一手拿佛像,一手拿画了符的木剑,也不知道是女鬼的缘故还自己自身的原因,反正身上的道袍已经被刮的呼呼作响。

我抬脚快速的向着女鬼跑去,要不是反噬,自己早就收拾了这女鬼了,那里还用菩萨佛像,还让陈军受伤了。

女鬼见我向自己冲来,而且手的东西让自己感觉到了危险,直接就要逃跑,可是我那里还会让她那么的跑了,把手中的木剑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给我陪葬吧!啊~”从我手中飞出的木剑直接插到女鬼的身上,发出阵阵响声,而且女鬼的身形也越来越透明了,不过女鬼仿佛不弄死那个女演员不死心,拼尽全力向那女演员飞去。

可是我那能让她得手,用手上剩下的佛像像手弹一样往女鬼那扔了过去,女鬼眼看就要得手把女演员杀死,就被我扔的佛像砸中。

嗙嘭~

一声爆炸响声,只见那被女鬼砸中的女鬼像撑涨的气球似的,嘭的一声就灰飞烟灭了。

而季封因反噬加上被陈军冲击了三四米,全身酸痛,早就累的不行了,要不是被女鬼激怒,早就趴下了。

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倒下的时候,所以转身向陈军他们的方向摇摇晃晃的走去。

“封哥!封哥你醒醒啊”可是实在是不行了,季封感觉自己眼皮好沉重,然后只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最后昏迷过去……

第一医院……

“嗯,这是哪?”一股刺鼻的药水味直冲自己的鼻子,下意识的想用手捂着鼻子,可是我只觉得自己快散架了,全身刺痛。

“封少,别动,你的伤很重。”陈似锦见季封醒了,伸手小心翼翼把季封扶起来,季封也看到在一旁坐着的陈似锦。

“锦叔,陈军呢?他伤的怎么样了?”我想起晕倒前的陈军伤势,强忍着身上穿来的阵阵刺痛,开口向在旁边的陈似锦问道。

听到季封的问话,陈似锦慢慢的把头低了下去,我见陈似锦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而是把头低下。

“陈军,他到底怎么了!”我见陈似锦依然没有回答自己,心里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伸手把被子掀开,就要起来。

可是当我刚要起身,身上的刺痛让自己倒吸了口气,不过季封任然咬牙强撑着,而陈似锦见我硬要下床,本想要阻止,可是看到我那双强势的眼神,到嘴的话也被停住了。

陈似锦把我给慢慢的扶了起来,搀扶着出了病房,走到了抢救室门前,见到了吴昕和陈军的父亲陈隆。

“伯父,对不起,没能保护好军少。”我看了看抢救室的门,让陈似锦搀扶着,慢慢走到陈隆的面前。

“唉,小封,这不能怪你,这是小军的命运。”陈隆自己也知道这不能怪陈军,而且陈似锦和吴昕也把经过全告诉自己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我看着陈父的一脸的憔悴,也是愧疚,不过,伯父也没有说错,这就是陈军的命,也是陈军的一个大劫,过了则潜龙入海,飞腾九天!

若没能,我扭头用坚定的目光看着抢救室心里暗暗决定:若没能挺过,哪怕自己粉身碎骨,魂堕九幽,也要保住陈军的性命。

“小封,小军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是他这一生之中的大幸运!”陈隆看着我的表情,也是一阵感慨啊。

我听到陈父的话,看着抢救室,不,仿佛能看到里面的陈军似的,心里也感慨的想着:交到陈军这样的朋友,何尝不是自己这一生的幸运之事!

“小封!”“季封!”

这时我好像突然听到了母亲罗玉琦和张小澜的声音,转过身见到母亲和张小一脸着急和紧张的向自己跑来。

“小封,没事吧,伤的重不重。”季母罗玉琦看着身上绑着绷带的季封,旁边的张小澜也是满脸紧张的望着季封。

“妈,没事,你也知道你儿子的身体硬着呢,过几天就好的了。”我望着母亲,保证着,不过也是,修道之人那有那么弱。

要知道自己可是内外兼修,到达内元聚气之境,这次要不是自己太多顾及,早就灭了那女鬼了,也不会导致自己反噬,还连累了陈军。

虽然,自己知道这是陈军的劫难,但是劫也需要人的推动,而且现在陈军虽然现在怎么样,不过已经在之前了就探查了他的身体,那时并没什么大碍,不过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也说不准,有什么变化。

叮~

这时,抢救室的门打开了,一个一个穿白袍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时吴昕,陈隆,季封也在母亲与陈似锦的搀扶之下走到了医生面前。

“医生,陈军怎么样?”季封,张敏,陈隆三人异口同声着急的问着前面的这名刚刚从抢救室出来的医生。

“病人的性命是抢救回来了”医生拆下口罩,看了面前的所有人后,摇了摇头,停了一下,继续说:“不过,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陈父等人听到前半句,一直悬挂着的心放了下来,可是听到医生的后半句,刚刚放下的心还没来的急站稳,就又被挂了起来。

不过,我的虽然心没有完全放下,但也放下了不少,植物人,在医学的角度是意识进入睡眠,身体的机能还是在运作着的。

而用,玄界的角度,就是人丢了魂魄,要知道人有三魂七魄,而丢了其中的那魂那魄,是不行的。

若把人比作一台电脑,灵魂就好似电脑主板一样,人没了魂魄就跟电脑没了主板一样。

但是,并不是所有植物人都是丢了魂魄,还有一些别的情况,如这人的意识的自己不愿意醒来也一样会成植物人。

季封,陈隆等人跟着推床来到了病房,陈隆,张敏都望着床上一脸像睡了的样子,不过,这睡,怕会不会再醒过来。

“或许,军少还有的救!”我再等医护人员出了病房后,看了看在场的人,走到病床旁,检查了一下陈军的情况,发现陈军真的是丢了魂。

一开始所有人也很疑惑的看着我的动作,认为我只见想看看陈军而已,没有想到是,我居然飚出这样一句话。

“封少,求求你,救救陈军吧!”张敏也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反正她是相信了,在她心中季封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又是捉鬼又是飞鹤,这是普通人能做的事吗!于是直接跪下求季封。

“咝~别,张敏,你不说我也会尽力救陈军的,要知道他不只是你男人也是他可是我的兄弟啊!”我眼见张敏要跪自己,下意识的就要去抬起张敏,不料动了伤势,还是咬牙强忍把张敏扶了起来。

在一旁的陈隆也知道,就算吴昕不求我,我也会出手救陈军,但是还是没有阻止张敏,心里也是真正认可了这个儿媳妇了,之前虽然让小军与张敏交往,一是门当户对,二是跟吴昕父母也有生意上伙伴。

“小封,你说陈军还能救,难道他是丢了魂?”季母罗玉琦也从自己儿子刚刚的动作,和语句,加上跟了季父那么多年也是没白在一起的,大概猜出是什么情况。

“嗯,是丢了魂,老妈跟老爸几十年,就是不一样”我见母亲一下就猜到了陈军的不醒的原因,并没有惊讶,毕竟季家就是这一行的,二母亲嫁到季家想不知道也难。

“丢了魂?那封少该怎么办?难道要像电视上那样说的要招魂?”这时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陈似锦的脑袋灵光一现,像到了什么,突然看着季封。

“锦叔说的没错,就是招魂!”季封听到陈似锦说出了解救的方法,也肯定了锦叔的说法!

本书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章完)未完待续……

而我不当表面上不害怕,内心也没有一丁点的害怕,这样的场景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次,看都看腻了,更何况比这恐怖的多的都看过,还有什么害怕的。

阅读诡事典当铺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