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灭星

第四十五章依风听雨柔,醉卧怜雪弱

  • 作者:枝棠
  • 类型:玄幻魔法
  • 更新:2019-07-05 23:15:07
  • 字数:8218字

本来就千疮百孔的身体,再次雪上加霜。

但他并不怨恨林惊风,一个培元境的修者应该很少有人能做的比他更好了。

这也是他在林惊风临死之前,愿意将自己的名字告诉他的原因。

虽说有火红甲阻挡,但胸膛上两个箭洞外依旧有大量的血液流出。

冬落面色潮红,嘴角上也开始有丝丝血迹渗出。

临近坎儿井,风雨声歇。

冬落停了下来,看着站立在坎儿井旁的一个中年人,笑了。

在寒风中慢慢的走着,听柔柔的细雨落在瓦上,落在房梁上,落在墙角的苔藓上,落在人的身上。

头顶着杨柳依依,肩挑着草长莺飞的少年郎,神色从容,竞然一步步的将冬天走出了春天的模样。

离十字街远了,离坎儿井就近了。

千万不要小看了天下任何一个人。

这句话冬落是无比相信的。

他从来不认为他要活下去,就一定要踩在别人的尸体上。

今晚这件事,其实他跟雪念慈早有谋算。如果说那些世家大族真的会放过他们的话,不但他俩不会信,可能那些世家大族自己都不信。所以这桩刺杀其实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只是谁来杀的问题而已。

少年背对着小巷,缓缓而行。

风还在继续的吹着。

雨声潺潺,轻柔的打在油纸伞上。

正如张白圭所说,无论是一个家族,还是一个人,能走到他们今天所在的位置,能取得他们今天所有的成就,那就肯定是有他们的可取之处的。

踩在积满雨水的青石板上,冬落走得很慢很慢。倒不是害怕积水把衣、鞋给弄湿了。

于是他把伞收了起来。

十字街一战下来,全身上下都早已湿透了。那还担心什么衣、鞋湿不湿。

可能是后知后觉的缘故吧!冬落终于想明白了撑伞是没用的。

雨渐渐的小了下来,但却没有停。

他确实不喜欢杀人,也不想杀人,在渭城是如此,在荒漠上是如此,在这洛阳城更是如此。

中年人似乎才刚到,又似乎已经来了很久了,“你是真敢赌啊!”

冬落咧嘴一笑,扶着大黑走到坎儿井旁,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反问道:“我还有什么不可以输的吗?”

中年人也在井口旁坐了下来,并不在意地上是否有积水,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你确实没有什么不能输的了。我只是好奇是什么让你有勇气走上赌桌来的?是你那相当于武夫锻骨境的修为吗?”

武夫的修行与修者的并不相同。修者的后天五境分别是感息、开灵、培元、神桥、紫府。

而与之对应的武夫后天五境则是淬皮,锻骨、练筋、熬血、伐髓。

冬落在体内那道极致之冰的熬练下,早已进入了武夫后天第二境锻骨境了,只是他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人去关注而已。

毕竞这天下多的是武夫,在战场上生死博杀的人,在江湖里摸爬滚打的人,一架一架的打,硬生生的被揍成的武夫。

真的很多。

这些都是遭受过江湖的毒打,沙场的洗礼硬生生的打磨出来的境界。想不同境最强真的很难。

对眼前之人一眼看穿自己的武夫底子,冬落一点也不惊讶,因为他觉得眼前之人有这个实力。

冬落屁股往后挪了挪,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的位置靠了下来,“与其按照别人安排好的路走,成为别人的棋子。不如自己先行上场,参与博奕。至于是赌输赌赢,又是怎么个输法,反而没有那么重要了。烂命一条,谁赢了谁拿去。不过,好像我的赌运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差,至少,现在的牌面看起来是对我有利的。”

中年人赞赏道:“不甘于当一颗棋子的棋子才是一颗好棋子,因为只有这种棋子才有可能爬到下棋人的位置上来,参与真正的博奕。你今天能来到这儿,说明你已经有当一颗好棋子的觉悟了。”

冬落笑了笑,笑容苦涩至极,“赌来赌去,还不是赌你想让我这颗棋子变成死棋还是活棋而已。接下来我的生死就真的交在你的手上了。”

中年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至于是让少年人变成死棋还是活棋,在他看来好像并不重要。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问道:“刚才在十字街,你为什么不把他们全杀了?”

天上又下起了细雨,蒙蒙的,很轻。

冬落强忍着疼痛,仰躺在地上,任由蒙蒙细雨打在脸上。拼命的挣开眼晴去看漆黑的夜空。

这个问题似乎很怪,这个世道好像也很怪。

好人会杀坏人,坏人会杀好人。

有时候,好人也会杀好人。

总之,总有一些人会杀另一些人。

但却唯独他冬落不怎么会杀人。

又偏偏有人,会问他为什么不杀人?

他很想问一句,为什么非要杀人?

但他没有,他只是自嘲的笑了笑,“我是真的不想杀人,有灵众生,活着本就不易,能不杀就不杀吧!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多少像我这样的怪人了吧!可我又希望这个世界上多一些像我这样的怪人。”

中年人哈哈大笑,似乎许久没有这样开心了。

陈霸先死了,雪雨柔离开了,李暮春也走了。

这洛阳城好像已经没有什么有趣的人了。

现在又有了一个。

中年人笑着拿出一壶酒来递给眼前的少年,“在这个世界上像你这样纯粹的人还是有很多的,也许在太平盛世这样的人可能毫不显眼,可是在乱世这样的人将会大放异彩。你道不孤,所以,年少的你就不必有此感叹。”

冬落抬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轻呼了一口气,笑着接过了中年人递过来的酒壶,大口大口的灌了起来。

“痛快!能喝上一壶万人敬仰周天子亲自递上来的酒,真是痛快。等以后回渭城了说给李叔他们听,李叔倒是会相信我,可能其它人就会当我在吹牛了。”

冬落一把抹去嘴角沾着酒水的雨水,艰难的坐立起来,认真的打量起了眼前的中年人来。

中年人正是大周国周天子,一个万人敬仰的存在。一个仅一人便震住了整个大周的庙堂与江湖的人。

周天子说冬落是真敢赌,没错,冬落敢在今晚来坎儿井取铁链,就是在赌,就是在赌眼前这个中年人不会让他死。

冬落跟雪念慈认真的商议过,每天在张府外打探消息的人可曾少了?

神箭帮,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他们不知道他俩的脑袋在黑市值多少钱,但肯定是值些钱的。

与其被人这样没日没夜的盯着、看着,然后再莫名其妙的中了别人的圈套,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还不如主动出去,以身为饵。钓一钓这洛阳城的夜色下的无数双关注他的眼晴。

果然不出所料,最后上场参与冬落博杀的人只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神箭帮,而其他人却不见踪迹。

若说其它人是看不上冬落的头颅,那就有点小看这洛阳城二十余族的魄力以及手笔了。

其实在今晚之前,洛阳城内大半个地下组织都在盯着冬落二人,只是盯着盯着就被人悄悄的挖了眼晴。

只剩下一个仍旧被蒙在鼓里的神箭帮在雨夜下悄然而行。

冷眼旁观了这场厮杀的周天子轻轻一振,坎儿井四周的水气瞬间蒸发,连一丝雾气都没有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冬落的脸上,衣服上再也看不到半点水迹的存在。

周天子喝了一口酒道:“你说一说洛阳城里有神箭帮这样的存在是好还是坏?”

冬落连想都没有去想周天子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直接脱口而出道:“存在即合理。即然有神箭帮的存在,无论是好还是坏,那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我们估且把官府比做是光明,那在光明的眼皮子底下做坏事的人,我们就认为他是黑暗好了。可是,光明他就一定是对,是好吗?黑暗他就一定是错,是坏吗?”

冬落偏头看着坐在一旁独自喝酒的中年人道:“我看不见得吧!以周天子你的阅历,你的见识,应该也见过不少身在光明的人,坏事做尽。也见过不少身处黑暗的人,大发善心。所以,有没有神箭帮这样的存在一点也不重要,就更别说什么是好是坏了。”

周天子疑惑的问道:“有没有神箭帮这样的存在一点也不重要,那么什么才是重要的?”

冬落轻轻一笑道:“重要的是,身在黑暗,当心向光明。身在光明,当照亮黑暗。”

周天子仔细的品味了一下这几句话后点了点头,“身在黑暗,当心向光明。身在光明,当照亮黑暗。陈霸先可教不出这样的一个儿子来啊!”

冬落笑了笑,神色似有些缅怀道:“我是陈霸先的儿子,我能走到今天,当然是他教得好。当然我也有一个好先生,虽然他只是一个连功名都没有的渭城教书匠,但他却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书上的道理。比如刚刚我说的那些话,如果按照先生的话来说应该就是除恶务尽吧!”

“除恶务尽,回到头来,不就是世间万事万物都要有点残缺,有点遗憾,才会有所成吗?你的路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你心中的恶也快要被除尽了。你体内的因结的果,快要成熟了。”周天子一口将壶中的酒饮尽,一挥手便往远处黑暗中的街道扔去。

远处传来了一道陶罐破碎的声响。

周天子起身看着井口的那条铁链道:“链出一寸,命短三分,这句话并非是谣言。你现在还拿不起这铁链,这铁链太重了,你的命太轻了。”

冬落静静的看着周天子,没有说话,静等下文。

周天子回头看着冬落道:“接下来跟好我的步伐,我带你去为你的生命加重。让你这颗死棋活起来,至于将来你能否爬出棋盘。就看你自己的了。因为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条线了。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至于将来的你是选择一根一根的把它们斩断,还是拎着线头把所有的一提而起。这我都不会去管。”

周天子往前踏出了一步,“人间路窄酒壶宽,我与陈霸先的交情就在你刚刚喝的那一壶酒里尽了。接下来的路,你能走多远,就看你的造化了。我不会再出一次手。”

冬落认真的听着,有些话那怕是听不明白,也认真的记了下来。

他相信眼前这个中年人不会害他。

这是直觉。

但他相信。

他一步一步的跟在周天子的身后,走出了坎儿井,走出了十字街,走出了坎区,走进了洛阳城雨夜下的千家万户。

有的地方灯火通明,有的地方光弱如豆,有的地方一片黑暗。

一步跨过了干燥的坎儿井,一步跨过了细雨中的十字街。

天上下起了雪。

很小,很弱。

一个少年郎仿佛喝了很多酒一样迷迷糊糊的穿行在洛阳城,却没有人能看到他。

也许是嫌雪下的小,下的弱了。少年郎嘴里时不时的说着,再大些,再大些。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

少年白衣,在这朦胧的细雨下,本就模糊的身影,又模糊了三分。

阅读灭星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