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于:无敌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没人比她更撩汉[快穿]

炉鼎弟子与师尊(十一)

  • 作者:骊逐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2018-05-11 03:28:50
  • 字数:11912字

“得拿出点凭证来,”另一个侍卫温厚道,“你是他的故人?来京是特意找主子的吗?”

宋渺点头,却实在拿不出那凭证,睁着眼,讷讷无语,最后沮丧地垂下眉眼。

宋真真这从家乡而来,随身只带了点干粮与微薄的钱财,这钱财也在一路奔波中用尽,她浑身上下,婚契也无,因着与崔嘉学是自小乡邻间父母定下的童子亲,便没有寻常人嫁娶女儿的繁多步骤。

宋渺在府邸大门口待了片刻,那侍卫就抬眼看来,她缩了缩手掌,装作鼓起勇气的样子,上前询问这里是不是崔嘉学的府邸,并问她要怎么才能见到崔嘉学。

“我是……崔嘉学的故人,有事相求,请问我能去见见他吗?”宋渺睁着眼,轻声问道,她颇为忐忑不安,眼神澄澈,那英俊侍卫先是愣了愣,耳廓微红,才说道:“你若是想见主子,恐怕得……”

宋真真也是个傻的,她年幼便失去父母,只随着老祖母长大。十五岁时老祖母去世,他们两人的婚约又因着孝期与崔嘉学进私塾学堂读书的计划而暂时搁浅;在十七岁时,孝期已过,却又因着崔嘉学进京赶考,加上崔母重病,亲手服侍起那重病的“婆婆”来。而直至今日,崔母病逝,她无处可去,只能来京寻崔嘉学。

“前段时间,主子因为殿试被点为状元郎,后来巡街时,因着风姿维雅,又被不少女子倾心,近来常有女子说求见主子,我们也是不得已。”

这想必便是琅嬛幻境想要看到的“五味六欲七情”。

她要是能够大哭出声,恐怕会更让这幻境满意。但宋渺可做不到这样,她用衣袖将眼泪擦干净,然后面容素净地往方才找人问来的,崔嘉学的府邸走去。

那府邸万分华美,因为这主人将要在半年后迎娶帝姬的缘故,皇帝显然万分偏爱于他,那门口待着的侍卫都是英姿勃发,眉眼端正的。

高威叹了口气,稍微有点怀念起这珍馐阁的漂亮姑娘,但转眸又见霍生阳冷冷的神态,这脏念头便缩了下去。

他想道:行罢行罢,一向不近女色的太子在此,他又怎敢做出什么惹怒阳公子的事?

那迷惑神情一闪而逝,他扬手又喝进一杯酒。酒入喉间,热灼生香,他俊美而冷峻的容颜在日光下凛冽漠然,尖锐如同一把脱鞘而出的利剑。

霍生阳轻声呢喃几句那“宋真真”的名字,不知是为何,心中浮起一种怪异而柔软的情怀,他久久不懂,便只将这情绪略过,不再重复拿捏想起。

这名字在酒桌觥筹交错间,高威随口道,他看到玄衣男子闻言顿了顿,面上浮起迷惑般的神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对了,那姑娘好似叫做什么……”

酒桌间,几位世家子与这身着四爪龙纹的燕朝太子相谈甚欢。珍馐阁内,抬眼望去,却没有那些世家子惯来爱美揽娇的场面,这一场酒宴确确实实正经异常。

只是那宋真真的泪眼朦胧又在他脑中转了一边,高威不着调想:那宋真真可是要比帝姬美上几分,他还真有点幸灾乐祸。想看看那一副正经清冷模样的崔嘉学要怎么应对那未婚妻的到来啊。

宋渺并不在意这些目光,她揉了揉眼睛,刚才哭得眼睛有点疼,她长乎乎软哒哒的眼睫毛被眼泪沾在一起,看上去楚楚可怜,万分娇弱。

这么一想,便嘿嘿地笑出声,霍生阳冷淡地看了他眼,不言不语,倒是有友人笑话他的作态猥琐,几人大笑起来,桌间一副和谐欢快的气氛。

城东巷子间,华美的府邸落座在此,宋渺走在这条宽阔的大道上,都觉得自己与旁人格格不入,她衣着陈旧,而这一路走来,便是某个官员臣子家的仆人都比她穿得要光鲜亮丽。

高威并不以为意,他笑道:“阳公子,这酒菜不合你口味?”

霍生阳冷淡地睇了一眼他,语气平和,听不出什么情绪般,低声否认,并拒绝了他高声要喊掌柜再来几斟酒的提议。

“若是想找主子,姑娘你还是得拿出凭证来。我们才能放你进去见主子。”

侍卫们见她孤身一人,又生得貌美娇弱,很是和颜悦色,宋渺听他们说罢后,犹豫了一会,淡唇微张,缓缓说道:“那便先算了吧。”

她将要在走以前,又停了两下脚步,转头对那两个侍卫道:“如果你们见到了崔嘉学,可以帮我和他说一件事吗?”

侍卫们点头应允。

“崔夫人去世了,”宋渺说,“他的故人在寻他。”

日光昭昭,映得说这话的女子,声色几分凄楚悲凉,侍卫们为这话语间的含义愣神,见她转身毫不留恋走后,那其中一个英俊侍卫才道:“是说……主子的母亲去世了?”

这个消息,他们这些刚任命于崔嘉学不久的侍卫们并不知晓,而另一个侍从也摇头皱眉道:“没听说这消息,恐怕是主子的家乡消息闭塞,因而没有传入我们耳中。”

他惴惴不安道:“等今日主子从宫中回来便与他说罢,只是不知这消息这时候出来……”究竟是好是坏。

他们两人皆是从宫中直接调度到这府邸任命,因而万分清楚帝姬对那崔嘉学的痴迷,这崔母去世的消息传来,恐怕那婚期又要延迟。而帝姬还不知要如何大闹一番。

两人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而英俊侍卫在府邸大门外伫立良久,目光却总望向宋渺离开的地方,小伙子耳廓红晕未褪,使人一眼瞧出是春心萌动之态。

年长他数岁的侍卫看见,微不可闻地叹气一声,他以他那长他几年的阅历,一下子就看出那女子与主子的关系不浅……

这春心萌动,总要给杀在襁褓里。

……

翌日再来崔嘉学的府邸。

宋渺穿着一身那姐姐送的衣裳,她极力让自己看上去体面点,在门口遇见那英俊侍卫时,果不其然看到他羞红了脸,又强行镇定给她指了路,说是昨日崔嘉学回府时听闻这个消息,说让那故人再寻时,妥善安置。

另一个侍卫看到她明显打扮过的模样,语气淡淡,不掩忧心,他在她将要随着管家进府时,悄悄说了一句话。

“公主在府内。”

五字寻常。宋渺垂在身侧的手掌紧紧攥住,她这一瞬间感觉要眼睛里又要被沙子给侵扰,忙闭眼,却在阳光下,明晃晃地映出几分脆弱泪意来。侍卫讶然,最后默然不语,瞧她走入府邸中,掩藏下满心的忧虑。

英俊侍卫还在小心翼翼地望着宋渺的背影,被前辈温声提醒注意后,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他望着门外的动静,又忍不住心念道:“她叫做宋真真……真好听的名字……”

……

“你是宋真真?”

面前衣似烈火,眉眼娇艳的华贵女子手中持酒卮,她歪着脑袋,傲慢而冷淡地说,宋渺感觉她的目光在她身上刮来刮去,刀子一样锐利。

她点头。转头就看到那管家安静退下,就明白她被带到这帝姬面前,恐怕正是帝姬的命令。

霍娇澜托腮看着她,从头发丝打量到足尖,她许久才将杯中酒水一口饮尽。眉眼间轻慢之色顿显,毫不客气道:“真俗气的名字。”

宋渺一言不发,看她慢慢走过来,行走间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她有点受不住,便蹙眉屏息,霍娇澜丝毫未察,她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尖,悄声压低语气问:“你是嘉学的故人?哪门子的故人?”

她没等宋渺回答,便又自顾自慢慢掐紧她的下巴,眼中的笑意冷冷地凝固成一块寒冰,她浑身的香气在她鼻尖递进,疼意惹得宋渺一下子泪汪汪起来。

这回倒不是幻境在作祟。宋渺确实是被这帝姬的手劲弄得又爽又疼,她差点没忍住要呻*吟,却在此刻的关头,硬生生压下去。

“一个特意来告知白事的故人,”霍娇澜冷冷地笑起来,她摩挲着她的下巴,看她露出几分狼狈之色后,才甩下手指,轻声细语,拿乔作态道:“我怎么觉得你这么不抱好心眼呢?”

宋渺心道:可不是不抱好心眼吗?你一个抢了人未婚夫的碧池还有脸在这里吓唬人?

她张口便道:“不是这样的。”

帝姬存心看她不爽,尤其是在知晓崔母逝世,她和崔嘉学的婚期很可能要推迟以后,便更是气愤难当,她嘲讽地扬了扬唇,抱臂看她将要说些什么。

“崔夫人的死讯,我在她逝世后,便告知人要转告给崔……状元郎,他没赶上崔夫人下葬,已经一个月多过去了,我还没有听闻他的消息,便只好来寻他。”

这话语间,将宋真真与崔嘉学乃至崔夫人三人之间关系匪浅点到即止。帝姬一下子听出这暗藏的意思,她微微睁大眼,冷嗤道:“听你这意思,你是将崔夫人亲手下葬了?”

“对。”宋渺并不害怕她眉眼间一下子展露的凛冽,她这样说道,“可否让我去见见崔嘉学,崔状元,我还有要事要与他说。”

霍娇澜尚未开口,宋渺环视周围的环境,知晓她们的谈话恐怕是在府邸的后院,也会是未来帝姬嫁入崔家的住所,她眼神黯淡一分,紧接着就见一婢女匆匆赶来,附耳对帝姬说了几句。霍娇澜面色难看地瞟了宋渺一眼,最后话也没说,放人让她去见崔嘉学。

看样子是她半路拦下人的举动被崔嘉学知道,宋渺随着一名侍从往崔嘉学的书房走去,一路上瞧着这园林风景,绿树成荫,泉水叮咚,这个府邸的环境仅仅是一隅,便能瞧出全貌的精致华美。

不愧是……将要迎娶帝姬的状元郎的标配。

宋渺漫不经心地随着那侍从走着,随意地想,她在崔嘉学的书房门口站定,那侍从退下后,她慢慢推开了门。

然后,一下子瞪大了眼。

书房内,古朴典雅的书架上摆放着散发着水墨香的书籍,墙上摆放着某位大家的画作,落款书写万分潇洒不羁,布置精美的书桌前,墨水毛笔与纸笺摆放得整齐。

而那身穿白衣,眉眼俊美到极致的男子,淡淡地看着她,然后弯眼轻声唤了一句。

“真真。”

宋渺站在门边,连脚掌都不敢用力踏入这书房,她看着那张与白屿净毫无不同的面容,听着那声色,眼睫颤动,她张了张口,呼之欲出的“师尊”二字被她用力压下去。

然后,仅是下一刻。

大颗大颗的泪珠就滚落在面颊上。宋渺毫无所觉,不知所措地抬手捂住了冒着泪的眼,看那在这幻境中名叫“崔嘉学”的男子起身,朝她走来,伸手将她带进书房内。

“哭什么?”

并非特别温柔的语气,他点漆般乌黑的眼在瞧见她簌簌落泪时,眼尾微有褶皱,他从袖中取出一条帕子,抬手给她擦掉眼泪。

宋渺惊骇,她退后一步,崔嘉学瞧见她的戒备,眼神微沉,语气慢慢地变柔软起来,“才三年没见,就生疏了吗?”

宋渺怎么敢说,是因为他用着这张与白屿净相同的脸,做着这样亲昵温柔的举动,让她有点难以适应?她敛神,脑中飞快敲176,问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很快,176的回答就到,它说:“这就是白屿净,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来的……”难以启齿地羞愧了一下,176又咪咪喊叫道:“在这个世界里,他就是崔嘉学,而且还没有白屿净的记忆,你就将他做寻常主线任务那样继续攻略下去吧!”

“说不准能够获得奇妙的反应!”

这奇妙的反应,恐怕是指在出了幻境后,白屿净对她究竟会有怎样的情感变化。

宋渺脑中念头飞快转动,她望着崔嘉学的俊美面容,轻轻弯眼笑了一下,眼泪终于在这幻境的莫测力量的松懈下止住,她终于能够坦然地走近他,将泪痕由他擦去。

崔嘉学这才露出一点温柔的笑意来,他没有过问那逝世的母亲,而是在擦净她面颊上的泪痕后,才安静地托着她的下巴问道:“真真,你瘦了好多。”

宋渺闷声闷气地嗯了两声,看出他眉眼间真实的关切,又有一瞬间在怀疑这幻境给白屿净究竟塞了怎样的记忆。难不成是青梅竹马,兄妹般长大的两个娃娃亲?

这个想法稍瞬即逝,宋渺觉得自己大概是想错了,但奈何,接下来崔嘉学的举动让她更加忐忑。

“母亲去世了对吗?”他提起崔母,寡淡得几乎像个不孝子。

“是……”宋渺瓮声瓮气道,她注意着崔嘉学的面色,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而就在下一秒,他眼中流露的情绪就被宋渺抓了个正着,她惊讶之余,又大致明白是为什么。

“你这一路来,是不是辛苦了?”崔嘉学摸摸她的长发,眼中情绪很温柔。前一刻,他说起崔母冷情冷肺,对着她这个从小玩在一起,后来又为了他求学而独自养母的娃娃亲未婚妻,又是那样亲和,笑起来的弧度,是宋渺作为珍珠时从来没有见过的。

这幻境对大乘修士的影响比宋渺想象的还要大。她沉默地看着他,猜测他对有关崔母的记忆接受的并不充分,而对宋真真却是完完全全——如果不是意外,那就是这琅嬛幻境的恶趣味罢,它恐怕最乐意见到这种情情爱爱的场面。

而她扮演的这个宋真真是怎样的角色?

在她接受的记忆里,宋真真是真的爱慕着崔嘉学,但奈何崔嘉学好像只将她看做一个邻家妹妹,又因着两人之间的娃娃亲,加上宋真真从小没爹没妈,大宋真真四岁的崔嘉学总带着她玩,看着她长大。这一人的真情爱慕,一人的“我只把你当做妹妹”,正是那人间百态,“五味六欲七情”中,最狗血的一种。

宋渺心中有了计量,她抿了抿唇,没说辛不辛苦,只想将这剧情往最虐心最狗血的步骤发展。

她轻轻地,轻轻地拽住了崔嘉学的袖子,柔白的手指搭在上面,攥成一团,可怜兮兮。崔嘉学看着面前小他四岁的未婚妻,强压着哽咽,细声细气地仰脸问他:“崔嘉学,你是不是要娶帝姬了?”

崔嘉学看到她眼里一下子涌出来的泪水,他的心一下子缩紧起来,一瞬间的茫然失措,是比明知道自己并不将她□□人看待,但却因此感觉到羞愧不安,而更加无助,让人恐惧的,不知所以然而来的茫然。

这种茫然,在这具身体里叫嚣,崔嘉学稳了稳声音,他说:“是。”

这个单字一出,他就看着她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他说:“真真你……”

“你明明是我的未婚夫……”

宋渺低声喃喃道,她这一句话没有让崔嘉学听到,他的那句还没说完的话,紧接着吐出,“你永远是我的小妹妹。”

“嘉学哥哥,可以给你一个家了,”崔嘉学蹲下来,在她面前,温柔地用手指擦擦她的眼角,说着那虚假的,由幻境加褚而成的记忆中,年幼的崔嘉学对宋真真说的话,“嘉学哥哥已经成了状元郎,可以让你过上好日子了。”

那帝姬没有被他说起,直到最后,崔嘉学对她口中提到的“帝姬”二字,也仅是简单几句,不耐地略过。

宋渺听他说,“帝姬的脾气或许不太好,不过没关系,我能给你重新办置一处住所,不与她来往就好。”

崔嘉学并不爱霍娇澜,他只将她当做登得更高的一个棋子,为了自己的野心,也为了自己心中有着一点位置的宋真真。

稚嫩的男孩发起誓言时,是真的相信自己能够做到。而他也确实做到了。

崔嘉学的记忆里,那个男孩所立下的誓言,在一刻,终于能够自信地说出口。顺着那幻境最爱看的人间戏码,他这样说道,俊美冷淡的面上有着让宋渺恍神的温柔笑意。

她说:“不与帝姬来往就可以吗?”

崔嘉学点头。宋渺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她埋掌大哭起来,一点也不愿意再与他说话,崔嘉学惊愣,却对她无计可施。

泪珠从指缝间掉落在地,宋渺的眼透过稀薄的天光,她嗅着书房内冷香,清楚看到泪水掉落在地时,幻境似乎颤动,且有了融化的趋势。

手机用户浏览m23wxw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喜欢看都市乡村家庭伦理的请nbsp;llxsww

精彩的佳人公众号点击书城首页

“宋真真?”

阅读没人比她更撩汉[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快捷键 ← )上一页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