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偌大的晚会,盛装的毕业生和校老师,唯一活下的便是一直对她付出善意的德斯汀老师。那些曾经对她抱有恶意,曾经对她肆意嘲弄,曾经对她的遭遇漠不关心的人,都死在了她的手上。

    这是一个灵魂的愤怒,但有些人,却不应得到这样的收梢。

    加百列缓缓睁开眼,窥探命运的轨迹,这是他以着加百列的身份诞生时得到的力量,但被神封印。如今力量回归,直视一场关于数百灵魂的因果,加百列不认为,这是偶然。

    十八岁那年,嘉莉·怀特的力量觉醒。

    一直懦弱的人,一旦决意反抗,所爆发出来的力量是可怕的,尤其嘉莉·怀特拥有着常人没有的力量。在毕业晚会那一晚,鲜血淋身,同龄人的肆意嘲笑,再加上唯一对他表露善意的男生死在她的面前,她终于爆发。

    如果说对于嘉莉·怀特的事情,加百列曾经的态度漫不经心,那么如今,他真正地重视这件事情。

    生命有多可贵,没有人比死过一次的他更清楚。

    玛格丽特·怀特爱着这个孩子,但她始终记得这个孩子身上流淌着的罪孽。

    她对嘉莉·怀特有着过度的掌控欲,她不允许她的女儿接触任何男性,也从不告诉她一些女人所必须知道的事情。她要保证嘉莉的纯洁,甚至在她有任何在她看来不洁的思想时,将她关入禁闭室。

    在这样的坏境下,嘉莉·怀特变成了远近闻名的怪女孩。

    一切的一切,都在加百列的脑中涌现。

    而在瑞德的感知下,他只觉得加百列控制着他的身体在怀特家的外面站了十分钟, 动也不动, 无论他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

    默默定下改造瑞德计划一二三, 加百列根据从校教务处老师那里“询问”出来的家庭地址, 来到了怀特家。

    在加百列凝眸看过去的时候, 他眼前的一切倏尔变了模样。

    加百列翻了个白眼,他不用看就能知道瑞德如今再做什么。虽然在这个男孩身体中苏醒不过短短两日, 但这个男孩实在是太好懂了。哪怕智商破表, 但这性格就跟小绵羊似的, 软萌软萌的。

    加百列有些深沉地想道:既然要与一个人类绑定不知道多长时间,这么软萌, 说出去他是加百列的代言人, 岂不是丢了他的脸?若是被他那群兄弟知道,这可不是他被笑话一万年还是两万年的问题了。

    稻文就默默退散吧, 阿门

    无数画面在眼前浮现, 鲜血、残肢, 无数生灵的哀嚎,与一个饱受痛苦煎熬最终崩溃的灵魂。那个灵魂痛斥着这个世界的不公,怨恨着这个世界的种种, 最终化身为魔鬼,将目之所及的一切拉入了地狱。

    半晌, 加百列缓缓阖上眼睛,慢慢消化涌入脑中的那段记忆。

    嘉莉·怀特没有父亲,十八年来,她一直与她的母亲,玛格丽特·怀特居住在一起。玛格丽特·怀特是一个虔诚近乎偏执的教徒,她一直视未婚先育生下的嘉莉而罪孽,甚至在嘉莉·怀特出生的时候想要杀死她,但血浓于水,到底是她的孩子,她怎么能下得去手。

    或者说,命运的轨迹。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分明是会被笑话十万年的问题。

    加百列表示, 这绝对不能忍!

    加百列默默想到,在开始他的瑞德改造计划之前,或许得先开始嘉莉·怀特改造计划。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嘉莉·怀特想要堂堂正正地活着,只能够靠自己。

    将一个魔女拉到他这边的阵营里,他算是挖了他哥的墙角?

    默默对路西法说了句抱歉,加百列慢慢将精神力铺展开,渗入眼前的这所房子里。房屋内的情景,尽数呈现在他的脑海中。

    玛格丽特·怀特正在强迫着自己的女儿忏悔。

    她说自己的女儿满身罪孽,必须特立独行,因为上帝在看着她。

    而嘉莉·怀特受够了这样的言论。

    嘉莉·怀特近乎崩溃地大喊道:“我只想和别的女孩一样,我不想再特立独行,我没有罪过,你才有罪过!”WWW.8Xs.ORG

    母女间的争吵再次以嘉莉被关在禁闭室结束。

    禁闭室外,玛格丽特·怀特一面喃喃着请求上帝的原谅,一面用刀子在自己满是疤痕的手臂上留下更多的伤口。

    而禁闭室内,嘉莉·怀特喃喃诅咒着着一切,神情间充满了被逼迫到了极致而近乎不顾一切的不甘抗拒。从小到大,她因为种种理由被关在这间小屋无数次。她不明白,只是想要像一个普通女孩一样生活,这竟成了罪孽!

    嘉莉·怀特红着眼眶,身体微微颤抖。随着她心中压抑不住的愤怒与痛楚,禁闭室内摆放的东西在微微震动,门发出“吱嘎”的声响,昨天上面因嘉莉·怀特满含愤怒的诅咒声而震裂的裂缝随着刺耳的声音在渐渐扩展。

    门外,是玛格丽特·怀特越发高亢的祈祷声:“上帝啊,帮帮我!”

    震动,戛然而止。

    玛格丽特·怀特惊喜四顾,她以为自己得到了上帝的垂怜,出手压制住邪恶的力量。她以着温柔却扭曲的嗓音对着门内的女儿说道:“嘉莉,只要虔诚的祈祷才能消弭你身上的罪孽,可怜的嘉莉,你已经是一个女人了,软弱、邪恶、罪恶的女人……”

    嘉莉·怀特没有回应。

    玛格丽特·怀特不以为杵,她哼唱着圣歌,苍白憔悴的面上满是欣然之色。她轻盈转身,离开。

    她不知道,嘉莉·怀特究竟看到了什么——

    永远被黑暗笼罩的禁闭室内,竟投入一丝光亮!

    嘉莉·怀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从记事起,只要做错一点事情、不,大部分时候,她根本不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她的母亲就认定了她的罪大恶极,如同是对上帝的亵渎一般,一面疯狂地斥责她,要求她忏悔,一面将她关在没有一丝光亮的禁闭室里——如今的嘉莉·怀特闭上眼睛都能够描绘出这间屋子的模样。

    狭小而逼仄房间,受难耶稣的像挂满了墙壁。他们围绕着她,以着静默而苦难的姿态包围着她,平静地注视着她每日的苦难。

    但如今,她竟看到这里有光亮。

    那道光呈弧,自那受难耶稣的十字架涌出,纯白柔和的光芒落在嘉莉·怀特的身上,轻柔得不可思议。

    嘉莉·怀特怔怔地看着这一切,她不敢置信地伸手,轻轻地触碰那些光芒。随即她抬头,却发现受难耶稣的十字架变了模样。

    十字架上,竟站着一个拥有着纯白十二翼的天使。

    那个天使周身笼罩着朦胧的光芒,他穿着白色的长袍,赤足而立。他拥有着银色的长发,五官是嘉莉从未见过的完美。他正看着她,神情柔和而悲悯。

    过于惊讶的嘉莉·怀特并没有注意到的是,这个拥有十二纯白羽翼的天使,赤足踩着的地方正是耶稣的脑袋。

    “上帝……”嘉莉·怀特喃喃道,不敢置信揉了揉眼睛。哪怕她曾经向上帝祈祷了十八年,却也不敢相信,她竟能够见到天使。

    嘉莉·怀特毫不怀疑眼前所见,除了上帝的天使以外,谁能拥有如此温暖的力量。

    在如此温暖的力量下,嘉莉·怀特痛哭失声。

    透过自己的眼睛,瑞德静静地看着泪流满面的嘉莉·怀特,直到周围变了个模样。

    瑞德惊讶地看着周围,这是一间图书馆,数以千计的书籍整齐地摆在书架上,每一本书的书名都是他所熟悉的。

    “哇哦……”瑞德一脸的震惊,真的有图书馆!

    还没等着瑞德动手翻看一下这间图书馆里的藏书,周围的情景变得扭曲。

    瑞德看到了满天璀璨星辰,美得不可思议。然后是纯白的云,如练的银河流淌,星辰穿梭其中。

    他忽然意识到,这里是哪里。

    这是加百列的精神世界,传说中的天堂。

    当然,这也不排除这是一个幻想型精神病的幻想世界。

    等到瑞德秉承着学者钻研的精神探索遍前三重天后,他终于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有了成算——

    要么,加百列是一个对神学有着丰富知识储备外加极致想象力的精神病妄想者,可能还有一些超能力。

    要么,他就如他所言,是一位真正的天使。

    不足四岁的孩子,亲眼看着如此残酷的事情发生,还在被鲜血浸透的集装箱内艰难求生了两天,这些对她的两个儿子的人格造成的无疑是毁灭性的破坏。两岁的德克斯特·摩斯还不算明显,但三岁的布莱恩·摩斯身上,崩坏的影子已经显现。

    于是,哈里·摩根收养了德克斯特,却将布莱恩送入了艾洛斯精神疗养院中。

    布莱恩·摩斯在这家疗养院,一呆就是十一年。

    从三岁到十四岁,布莱恩·摩斯没有接受过一天正规的教育。因为他目睹了生母被肢解的情景,在浸满鲜血的集装箱内生存了整整两天,他对鲜血有着极度的恐惧,这使得他具有强烈的攻击性。

    而在集装箱内和德克斯特相依为命的两天,他与自己的兄弟建立起来深刻而近乎病态的依赖,而之后被迫与兄弟分离非但没有淡化这种依赖,反而将其无限地加深。

    年幼的孩子本是健忘的,但德克斯特的存在却深深地刻在了布莱恩·摩斯的脑海中,灵魂里。日日夜夜,不曾忘却。

    艾洛斯精神疗养院是美国最大的疗养院,无论是设备还是医师都是顶尖的存在。哈里·摩根选择这一家疗养院,本来是出自好意。

    但令劳拉·摩斯痛苦不已是,这家疗养院中暗藏的黑暗竟是如此残酷。

    艾洛斯疗养院主要推行的,是葛莱斯医生的对立式疗法。

    所谓对立式疗法,就是强迫患者正视恐惧,克服恐惧。听上去是一种实用的疗法,但事实上,葛莱斯医生一手执导的试验连她这个早已死去的鬼魂都为之心悸。

    葛莱斯医生视布莱恩·摩斯的病情为一项值得研究的典型病例,而针对他的治疗,自然不会是常规意义上的药物与心理治疗。而他所谓的对立式疗法,就是将一个对鲜血充满恐惧与隐隐渴望的孩子按进盛满了鲜血的浴缸中直至他濒临窒息,以此来强迫他直面自己对鲜血的恐惧。

    年幼的布莱恩反复在鲜血中窒息,鲜血浸湿他的身体,呛入他的喉咙,让他在生与死之间无限地徘徊着。而他早已死去的母亲却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这样的治疗,持续了整整七年。

    而这,只是葛莱斯医生规划的第一阶段。

    他的第二阶段,竟然是强迫那个孩子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电链锯切割——要不是,看到这样一幕的劳拉·摩斯太过愤怒,终于掀起的力量直接爆了房间里面的白炽灯,中断了这一次的试验,她当时才十岁的孩子恐怕就会留下和她相同可怕的伤痕。

    那一次的力量爆发后,她足足有十天只能够蜷缩在房屋角落里苟延残喘,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就会就此消失。

    反复数次,劳拉·摩斯渐渐摸清楚了自己成为鬼魂后所拥有的力量。只是,这些力量并不强大,极端的愤怒能够使她爆发一次,但每一次使用后都会有一段虚弱期,这使得劳拉·摩斯无法在每一次的试验中保护布莱恩。

    但只要葛莱斯医生妄图进行所谓的第二阶段治疗时,劳拉·摩斯就会不管不顾地爆发,说什么也不让这些人用链锯给布莱恩留下永久性的伤害。

    反复数次,劳拉·摩斯拼着灵魂仿佛马上就要消散一般的痛苦爆发出来的力量让那些医生以为布莱恩·摩斯身上有什么诡异的存在而将其视为禁忌,针对他制定的对立式疗法第二阶段开始无限制地延期,就连第一阶段治疗也开始少了起来。

    这家疗养院中,与布莱恩·摩斯经历相似的病患何其之多,被电击,被火烧,越是恐惧什么,越是被这些医生强迫着面对什么。每一天,这家疗养院中都有人死去,但这些死去的病患对于葛莱斯医生而言却只是不值一提的实验损耗而已。

    但劳拉·摩斯却无力救助他们,就连她自己的儿子,她也无法完全地保护。

    布莱恩·摩斯一天天地长大,并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的他却有着极高的智商。哪怕因为童年的阴影和不间断的医疗试验而产生的嗜血冲动时常让他失控,但他却逐步学着控制自己。

    这种控制,不是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缺陷而进行的改正,而是更加高明的伪装,为了脱离这家地狱一般的疗养院,为了能够与他的兄弟重逢。

    每每看到为了控制自己的欲-望而选择自残的布莱恩,还有这宛如人间地狱的各种实验,劳拉·摩斯就越发怨恨哈里·摩根。

    她无数次后悔自己参与进了哈里·摩根的案件,若是没有成为他的线人,哪怕她的生活依旧困窘,她却能够和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如今眼睁睁地看着布莱恩挣扎求生,而她却救不了他。

    劳拉·摩斯忍不住痛哭失声,血泪混合着她身体时刻未曾停止流淌的鲜血,滴落在地面上。

    加百列精神世界里面的尖叫声已经停止,在发现自己没有因为精神病发作而被关进精神病院后,瑞德总算堪堪冷静下来。随即,他被劳拉·摩斯的叙述吸引住了注意力,借着这具身体的眼眸,有些畏惧但更多却是探究性地看过去。

    什么都没有看到。

    要不是劳拉·摩斯的声音尤在耳边,瑞德几乎以为加百列正在那里自言自语。

    加百列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温柔地看着这个完全可以算得上血肉模糊的鬼魂,无声地等待着她从崩溃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他喜欢纯粹而真挚的情感,劳拉·摩斯对布莱恩的感情令他动容。

    “我很抱歉。”劳拉·摩斯擦拭着血泪,“是我失礼了。”

    “没关系。”加百列温和地说道,“所以,你是希望将布莱恩带离这家疗养院,让他与他的兄弟重逢吗?”

    劳拉·摩斯犹豫了一下,说出的答案却与加百列猜测的大相径庭:“是,也不是。”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因为牵挂自己的孩子而始终没有离开人世的母亲抬起头,祈求地看向加百列,颤声道:“我希望,布莱恩能够忘记德克斯特的存在。离开这里后,过上平静的生活,不要去追寻德克斯特的存在。”

    加百列微微怔住。

    精神世界里,瑞德不明所以,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

    严格意义上说,加百列一直寄居的地方是斯潘塞·瑞德的灵魂,这一回,他们换了身体,但加百列与瑞德房客房东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改变。在加百列没有刻意掌控这具已经无主的身体时,瑞德轻易借着这具身体的口,问出了他的疑问。

    劳拉·摩斯用力地攥住了手指,她犹豫了一下,终是说出了原因。

    “我看到……我看到德克斯特,杀死了布莱恩。”

    血泪又一次涌出了眼眶,劳拉·摩斯的声音颤抖起来。

    “因为,因为布莱恩要杀死德克斯特的养妹,所以,所以,德克斯特杀死了布莱恩。我知道——”

    “我知道布莱恩做了很多错事,但那些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布莱恩本该比任何人都出色,他本该健康地成长,而不是在这个疗养院中渡过一个扭曲的童年。”

    “为什么是德克斯特,为什么会是他呢。”劳拉·摩斯的神情痛苦,“唯独他,我没有办法接受,没有办法。”

    布莱恩,是德克斯特的亲哥哥啊。

    加百列神情微变,看到?

    劳拉·摩斯闭上眼睛,在天使的面前,她无需隐瞒。低声道:“从七天前开始,我一直做着一个梦。”

    ——从三天之后就会发生的火灾,布莱恩的逃离,不断的学习与伪装,杀戮与疯狂,与德克斯特的重逢到最后毫无怨恨地死在了他的手上。

    鬼魂本来没有睡眠,没有梦境的。

    但从七天之前开始,入夜之后,劳拉·摩斯就陷入了梦境之中。在梦里,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布莱恩·摩斯命运的片段。

    “预知梦。”加百列站起身,走向跪在地上的人类鬼魂,璀璨的金色眼眸直直地看进了她的灵魂深处。

    他的眼前,无数碎片纷至沓来,那是劳拉·摩斯的过去与布莱恩·摩斯的未来。

    加百列继续看下去,最终拨开了所有的碎片,他看到了劳拉·摩斯的灵魂最深处。

    加百列蓦地瞪大了眼眸,不敢置信。

    劳拉·摩斯的灵魂深处,一张婴儿手掌大小的残破纸片斜斜地插在里面。纸片微微发黄,边角是撕扯后的毛边。看上去就像是陈年的旧书被扯下一页,还没有扯好,以至于一整张书页被扯成了两半。

    这么一张空白的,残破的纸片看上去平平无奇,但看在加百列的眼里,他的脑子忽然嗡鸣一声,一个名词浮现在脑海之中。他的嘴唇动了动,无声地吐出了一个名字。

    【占纳西斯之页。】

    这四个本想着拿他人血肉延续自己生命的人,最终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他们就像是突然心脏病爆发一样,猝不及防间就被死神夺走了生命。然而事实上,他们胸腔内的心脏,伴随着加百列那一声轻轻的响指,已然在身体中碎裂开来。

    他们的身体外部没有足以致命的伤势,他们是心碎而死。

    雪依旧在下。

    不多时,纯白的雪就会将这些人掩埋在林中。直到三月降临,春回大地的时候,腐烂的尸体才会重现世间。

    旋即,加百列皱了皱眉。

    那五个人都死了,但这具身体的主人,安瑞卡斯·多特里希还活着。只是,他的灵魂被加百列带着瑞德挤到了角落处,正睡得不省人事。

    嗯,可以等之后再处理。

    套着的驱壳是死是活还是有区别的。虽然有加百列的荣光在,灵活度有保障,也不至于用了几天就腐烂什么的。

    瑞德认真体会自己的感觉,计算着数据。

阅读[综英美]入行需谨慎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重生七零末:首长,强势宠我想和你白头到老爱你是场逃不过的劫帝后六十年代生存手札快穿之女配范儿邪神的世界之旅橙红年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