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0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新来的护士?

    还是,又一个混入艾洛斯疗养院,伪装成护士想要偷拍的记者?

    布莱恩·摩斯的眼中浮起一丝冷嘲,艾洛斯疗养院被称作病患的地狱可不是说假的。在这里,葛莱斯医生享有绝对的主宰权,而那个男人恰恰是一个足够冷血残酷的人。

    她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布莱恩·摩斯微微眯起眼睛,虽然这个女人的打扮和其他艾洛斯疗养院的护士没有什么区别,但拜他的好记性所赐,他能够轻易地辨别出,这个女人他从未见过。

    上一个混入疗养院的记者,连只言片语都没能传到外面去就死在了艾洛斯疗养院的手术台上。

    每一个人都有最深层的恐惧,而这恐惧当被掌控在葛莱斯医生手上时,几乎没有人能够逃脱他的魔掌,最终变成了所谓的,实验消耗。

    她的脚步踉跄,大睁着的棕色眼眸充满了惊慌失措,她接连撞了大厅里好几个病人护工,引来了众人不满的瞥视。

    “对、对不起。”WWW.8Xs.ORG

    那个女人的身体抖了抖,她下意识后退了两步,神情间是掩饰不住的惊恐。但她不知想起了什么,强自镇定下来,快速道歉,而后佯作平静地迈开步子,坐在了餐桌旁。

    加百列轻点下颌,若有所思——要不, 他就按着劳拉·摩斯的请求,干脆点, 无视了布莱恩·摩斯的主观意识, 将他的相关记忆都抹去了算了。

    虽说有些粗暴, 但弱者服从强者,无论是人类社会还是创世纪时期的天堂, 都挺适用的。

    加百列自认阵营虽够不到守序善良,但混乱善良绝对够格。

    放出一个嗜血疯狂的疯子,不亚于亲手屠戮一群无辜的人。

    加百列看了一眼不知何时来到了布莱恩·摩斯的身边, 先是冲他微笑一下,而后专注地看向黑眸的少年, 手掌虚虚抚摸着黑色短发的劳拉·摩斯,心中啧了一声,麻烦的小鬼。

    已经崩坏成这个样子的少年, 再加上一个还算赏心悦目的长相, 便是做连环杀手也比其他杀手要来得顺遂。

    ..,

    加百列从来最讨厌的就是牵连无辜。

    加百列唯一担心的是这个行为下, 占纳西斯之页能不能顺利到手。

    就在布莱恩·摩斯准备离开大厅的时候,大厅的大门被猛地从外拉开,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的年轻女人跑了进来。

    勉强将心中涌出的杀意压下, 布莱恩·摩斯冷着脸站起身。他没有兴趣和一群精神病进行什么娱乐活动,而盖布里·贾恩卡洛的目光让他险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杀意,回屋之后还得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压下他对鲜血的渴望。

    他必须表现出已经戒掉了对鲜血的渴望与恐惧,这样才能够离开艾洛斯。

    他不像是嘉莉·怀特,那个女孩善良而懦弱,逼迫到了极致才会展现最后的疯狂。加百列恰好在她开始转变的时候出现,并不算晚。可在布莱恩·摩斯这里,已经有些迟了。

    布莱恩·摩斯的死,并非不是死有余辜。

    布莱恩·摩斯收回目光,事不关己地起身离开。

    他没空去关心别人的死活,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离开这里。

    他看不到的地方,劳拉·摩斯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目光温柔而慈爱。

    布莱恩·摩斯很聪明,他几乎一眼就看出了那个护士与艾洛斯疗养院的格格不入,但对于她的来历,他却猜错了地方。

    加百列看向那个年轻的护士时,眼中略过一丝惊讶。

    那个女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金发蓝眼,长相清甜,是一种很能博得别人好感的长相。但让加百列有些惊讶的是,这个女人身上的时间与周围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她是时间的闯入者。

    几乎在一瞬间,加百列就判断出了她的来历。

    时间的闯入者可以说是世界法则最讨厌的存在,毕竟,过去也好,未来也罢,一切的一切早已铭刻在命运的轨迹上。而时间的闯入者就像是植入历史的bug一样,有些bug不足以改变整条命运的轨迹,但有些bug足以动摇一个世界的延续与毁灭。

    不是谁都能够负担起改变过去的代价的。

    天使倒是有着回到过去的力量,只是付出的代价太过高昂,不是哪个天使都能够承受折翼的后果的。

    天使的力量与荣光相关,但力量的强弱却取决于他们的羽翼。

    普通的天使只有一对羽翼,而炽天使则有着十二翼,是天堂最为尖端的战斗力。

    天使的羽翼象征着其力量的极限,一旦折翼,也折去了他们原本力量的极限。荣光固然能够恢复,但却永远无法自行恢复到折翼前的程度。

    没有天使想要品尝折翼的滋味,更何况,即使以折翼为代价,天使能够回溯到的时间也不过是一百年之内。

    天使不是神祇,做不到一念之间时光倒流。

    其实,严格来说,加百列也是时间的闯入者,只是,鉴于不是他主动闯入过去,是占纳西斯残页主动拉他过来的,代价自然不用他付。而作为创世神祇本命神器的组成部分,残页上凝聚着浓厚的法则之力。是它默许了加百列帮助劳拉·摩斯改变布莱恩·摩斯的命运,可以说,加百列在这个时间段的一切行为都是法则允许的合理合法,加百列的底气还是挺足的。

    说起逆流时间……

    加百列忽然有些出神,他和斯潘塞之前所在的年代是一九九三年,现在艾洛斯疗养院这里的时间却是一九八三年,他们算是一起回到了十年前。

    这个年代里,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另有一个名为斯潘塞·瑞德的小子,才两岁。

    嗯……两岁……

    十二岁的斯潘塞·瑞德个子小小,弱鸡身板,眼底青黑,虽然眼睛形状挺好看,但品位太差,带着那个黑框眼镜显得又呆又楞。摘了眼镜倒是好看许多,但他没了眼睛就看不清眼前,眼神直放空,呆愣立刻就变成了呆萌。

    可要是两岁的斯潘塞。

    三头身,粉嫩嫩的小圆脸,大大的棕色眼眸,一张嘴就口水就从嘴角淌下来……那时候的斯潘塞,一定不会像是现在的数据控……唔,其实数据控也挺可爱的。

    年纪以万计的炽天使一脸慈爱地想道。

    其实,加百列对于小孩子的抵抗力还是很高的。毕竟,天堂的天使,随便提溜出来一个,不管是上三级还是下三级,想挑出一个歪瓜裂枣都办不到。创世纪那会儿,生命之树“结”出来的天使还是成年体型,但到了人类开始大量繁衍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神祇的恶趣味,生命之树再“结”出来的天使都是三头身的小天使。

    还真别说,一个个光屁股的小天使,努力忽闪着背上跟鸽子翅膀差不多大小的羽翼,跌跌撞撞努力地飞着,那场景相当有趣。

    只如今,加百列想想当初,心中啧啧,觉得挺没意思的。

    天使心智的成熟不取决于体型的大小,那些个小天使的心智跟前期以成年体型诞生的天使没有什么区别,一个个绷着小脸的样子瞧着挺可爱,但跟斯潘塞小时候比,一定没有斯潘塞可爱!

    毕竟,那些小天使不会露出傻乎乎的笑容来,一咧嘴还直往下淌口水。

    等等,他在想些什么鬼东西?!

    慈爱的表情忽然僵住,加百列掩唇轻咳了一声,觉得自己可能不小心推开了某扇神秘的大门。而后,他毫不犹豫地甩锅。

    一定是盖布里·贾恩卡洛的错!

    他当人类的二十来年,一定是正直善良纯洁的大好人,所以才能够穿越到创世之初成为炽天使。而他做天使的数万年,一直奉行着七美德,他是那么那么得正直,全天堂的天使都能够作证。

    所以,一定是盖布里·贾恩卡洛给这具皮囊遗留下某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被加百列他一不小心给吸收了。

    对,就是这样的。

    艾洛斯疗养院的大厅中,艾比盖尔·伍德坐在餐桌旁,竭力保持着冷静。

    她知道自己在哪里,也明白自己正在经历何等诡谲的境地,她在来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决心豁出这条命,只要那些人能够得到报应。但有时候恐惧并不会因为决心而有丝毫的减弱,尤其她自己清楚地明白,这里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间地狱。

    她能活着出去吗?

    当然可以,因为她还有十年的生命。

    她也仅剩下十年的生命。

    “你——!!”马库斯猛地扑了过来,什么绅士风度,早在这个女人害死了那么多人之后烟消云散,他只想要这个女人付出代价。

    马库斯扬起的手被加百列一把抓住,五指微微用力就让这个男人惨叫出声。

    “有话好好说。”

    加百列松开手,冷淡地交待道。

    马库斯已经气疯了,他将加百列看做是艾比盖尔·伍德的同伙,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仇视,张口就骂道:“你他妈-的——!!”

    加百列的眉头登时一皱,手指倏地握紧。

    马库斯疯狂的咒骂顿时没有了声音。

    加百列的神情冷峭,他果然做不到米迦勒的公正。他本来想着这两个人灵魂上萦绕着的罪业并不至死,想过要顺手救他们一把,但这个男人一开口,加百列就没有插手的心思。

    嗯,他厌恶的那类人。

    所以,不救。

    马库斯发疯似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大厅里一些人的注意,很快,几个膀大腰圆的护工就出现在一旁,一把将马库斯抓住。

    艾玛也被几个护工钳制着,强行往大厅外拖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艾比盖尔·伍德灵魂上的恶魔印记在约定达成之前对其主人有着保护的效用,那些人是看都没看艾比盖尔一眼,抓了马库斯和艾玛就往外走。

    两人疯狂地挣扎着,叫骂着,但始终无法摆脱他们的桎梏。

    而艾比盖尔·伍德终于卸下了宛如面具一般的笑容,面无表情地轻轻说道:“我代达安·伍德向你们问好。”

    艾玛一愣,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冷下脸的少女,仿佛想起了什么,挣扎的力度顿时就小了下来。

    看着最后两人被拉扯着带走,艾比盖尔·伍德慢慢地坐回椅子上,抬手捂住脸,泪水顺着指缝淌下。

    加百列挑了挑眉,倒是对这个小姑娘有些刮目相看。

    这么一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小姑娘,被恶魔卷回地狱,可惜了。

    不过,要是这个小姑娘想要毁约,他对她的评价反而不会这么高。

    很快,艾比盖尔·伍德就放下手,除了她眼睛有些发红以外,已经看不出她刚才哭过了。

    “你还在啊。”艾比盖尔·伍德此刻已经平静了很多,她看向加百列,她已经将他当做了灵媒。

    或者,巫师?

    反正她对那些东西并没有多少了解,很不科学就是了。

    她托着下颌,有些出神地喃喃道:“说起来,还真是神奇呢。就像是闪电侠一样,那什么神速力,说回过去就回过去。明明是已经废弃的地……”她忽然闭紧嘴,没有说下去。

    其实,她不说,加百列也清楚。

    三天后,艾洛斯疗养院将毁于一场大火。

    艾比盖尔·伍德忽然看向加百列,问道:“今天几号?”

    加百列挑了挑眉,说出一个日期。

    “这样吗……”艾比盖尔·伍德站起身,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在准备离开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三天后,不知道确切的时间,这里会发生一场大火,你……注意点吧。”

    说完,艾比盖尔·伍德就起身离开了。

    虽然有恶魔交易做一重安全保险,但谁知道这里的医生会不会对她下手。

    十年的生命得好好珍惜。

    拜乔治恐吓秀团队的专业性所赐,白天的时候,艾洛斯疗养院旧址的所有房间里都装了至少两个摄像头,等明天早上,她就去将那些视频回收。

    既然说要亲手剪辑出一期最卖座的恐吓秀视频,她就不会食言。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三天里,有六十七次,布莱恩·摩斯想要对披着盖布里·贾恩卡洛壳子的加百列直接动刀子。

    但想要这一次的痛快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布莱恩·摩斯只能咬着牙,将满腔的杀意狠狠压下,转而利用他在艾洛斯的人脉以及对这里的熟悉,专攻起各种小意外来。

    加百列也不得不服。

    论创造力和想象力,天使龙族恶魔什么的,还真比不上人类。

    要是加百列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他估计在第二天就死在了布莱恩·摩斯设计出来的小意外上。

    但加百列不是普通人,所以布莱恩·摩斯只能看着活蹦乱跳的加百列干瞪眼。

    早晚有一天!

    布莱恩·摩斯将嘴角咬得鲜血淋漓,而后他吮吸着伤口溢出的鲜血,面上的癫狂慢慢敛起。

    当他心中的杀念无法得到平复的时候,他自己的鲜血反而成了最好的缓和剂。

    他并没有看到,他死去多年的母亲劳拉·摩斯正泪眼婆娑地看着他。

    加百列站在一旁,双臂环胸,淡淡开口:“你也看到了,以着布莱恩·摩斯现在的情况,一旦离开艾洛斯,他会成为一个连环杀手。”

    劳拉·摩斯咬着嘴唇,一个连环杀手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她并不是一个好人,却也不是一个心安理得将自己儿子的幸福建立在别人鲜血上的恶人。否则,占纳西斯残页也不会选择这个女性鬼魂的灵魂深处寄居。

    谦卑而骄傲,脆弱而坚强。

    加百列觉得,比起天使一成不变的美丽强大,人类的灵魂虽然充斥着原罪,但有一些灵魂反而会因为原罪而更加璀璨。

    这也是加百列即使做了无数年月的天使,始终承认他最初人类身份的原因。

    嗯,除了亚当以外。

    他才不管亚当被父神捧成弥赛亚,这其中有多少考量,他就是忠诚的亚当黑。

    哼。

    劳拉·摩斯的眼角血泪蜿蜒,“殿下……”

    加百列侧头看向劳拉·摩斯,神情平静,“愿意跟他谈一谈吗?我能够抹去他的记忆,但我想,他应该拥有选择的权力。”

    “我、我可以吗?”劳拉·摩斯又惊又喜地看向加百列。

    “当然。”加百列抬手,食指遥遥地点了一下布莱恩·摩斯的眉心,用一点荣光为布莱恩·摩斯开启了鬼瞳。

    布莱恩·摩斯惊愕地看向房间的角落。

    那里,劳拉·摩斯正逐渐显露身形。

    “妈、妈咪?!”

    布莱恩·摩斯不敢置信地看向劳拉·摩斯,他看着鬼魂四肢躯体蜿蜒开来的鲜血,神情剧变。他的目光倏地变得狠戾,猛地扑向单人床,从枕头里抽-出一把餐刀来。

    这把餐刀是布莱恩·摩斯从餐厅里摸来的,刀刃经过他的反复研磨变得锋利不已。他紧紧握住餐刀,目光嗜血而癫狂,厉声道:“这又是什么把戏?!”

    什么时候,他的治疗方案竟然用上了他死去母亲的影像?!

    眼见着布莱恩·摩斯要发疯的时候,四肢染血的金发女子努力露出一个笑容来,轻声道:“班尼。”

    布莱恩·摩斯愣住。

    这个称呼并不陌生。

    在一切悲剧发生之前,他的小弟弟德克斯特因为叫不出布莱恩的发音,总是班尼班尼地叫他。

    这是属于他们母子三人的秘密。

    布莱恩·摩斯自认,他也没有重要到让艾洛斯的人狠挖自己的过去。

    但布莱恩·摩斯仍在犹豫。

    “……妈咪?”

    劳拉·摩斯含泪而笑,点头道:“班尼。”她慢慢地,哽咽着说道:“小笨熊不见了,熊哥哥,知道他在哪里吗?”

    手中的餐刀掉在了地上。

    布莱恩·摩斯的眼神颤抖,慢慢地叫道:“妈、妈咪。”

    劳拉·摩斯忍不住跑过去,张开手臂想要拥抱她的孩子,“班尼,我的布莱恩。”

    她抱了个空。

    而布莱恩·摩斯则颤抖了一下,寒意彻骨。

    生与死的界限,清晰得让人心生绝望。

    将空间留给总算面对面看到对方的母子,加百列推开门,走出了病房。

    艾洛斯疗养院里,众生百态,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地狱。

    加百列忽然侧过头,目之所及,是一蓬炸开来的火焰。

    尖叫声,火警声,不绝于耳。

    烟雾弥漫开来,让人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开始了。”

    加百列轻声道。

    正是这一场大火,使得艾洛斯疗养院中的医生与病患死伤无数,导致了最后艾洛斯的关闭。

    与过道中匆忙逃命的医生病患截然不同的,是加百列的平静。

    呛人的烟雾中,依稀有朦胧的白光逸散开来,隐约是羽翼的形状。抖落的光羽落在火焰之中,就像是在火中浇上一瓢滚油,火苗腾地一下膨胀了许多。

    加百列轻舒了一口气,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

    精神世界里,加百列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柔软的小身板啊,也太容易被推倒了。

    “抱、抱歉。”撞他的女孩是一个金发女孩,五官还算清秀,但她神态间的怯懦给她减分不少。不同于学校中时尚女孩的俏丽打扮,她的穿着更加保守甚至老土,红棕色长袖衬衫外套着的是蓝色的针织衫,她的审美仿佛停留在上个世纪。

    女孩一脸歉意,她想伸手将瑞德拉起来。但不知想起了什么,她犹豫地缩回了手,只反复地道歉。

    “没、没关系。”瑞德捡起眼镜戴好,他很想揉一揉摔得生疼的屁股,但在女孩子面前这样的动作很不雅观。他强忍着疼痛,仰头对女孩有些局促地道:“是我走路不小心。”

    “并不是这样的,是我有些着急,撞到了你。”女孩慌乱地说道,甚至视线都有些不敢与瑞德接触。但当她看清瑞德的模样,倏尔便睁大了眼睛,小声惊呼道:“你……你是瑞德,斯潘塞·瑞德,是吗?”

    瑞德身体微微绷紧,有些僵硬地点头。

    没有注意到男孩的不自在,女孩的神情带着欢喜,道:“我知道你,你是我们学校的小天才。我从电视里面看过你参加的数学竞赛,你真的是,棒呆了!”

    “啊?”瑞德有些茫然,这个女孩子,是在崇拜他?

    这个女孩显然也不善于交谈,她有些局促地揉着衣角,喃喃道:“抱歉……对、对了,我叫嘉莉·怀特。”

    瑞德的表情有些木,他以着同样的语调说道:“斯潘塞·瑞德。”

    两人默默地对视了片刻,嘉莉·怀特磕磕巴巴地道:“我需要查一些资料,于是……我先进去了?”

    瑞德忙不迭地点头:“请便。”

    嘉莉·怀特转过身,长舒了一口气,大步走进图书馆。

    瑞德傻站了一会儿,就听到脑海中,属于加百列的戏谑声音响起:“男孩,不过是被个小姑娘表达了一下仰慕之情,至于‘惊喜’成这样吗?”

    “才不是这样。”瑞德瞪圆了眼睛,认真地解释道:“我只是不习惯。”

    他所习惯的永远是同龄人的排斥,即使嘴上说着崇拜,但眼睛里面却满是满满的不屑讥讽。就像是那个阿列克萨·泰勒一样,甜美的笑容下是恶毒的心思。只是他从前太过愚蠢,并没有看出她的恶意来。

    加百列不置可否,只说道:“虽然那个小姑娘仔细瞧瞧长得不赖,但可不是你能够消受得起的。”

    “为什么?”瑞德有些奇怪,旋即慌忙摆手,磕磕巴巴地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瑞德的心中一阵绝望,他没有别的心思,就是有些奇怪加百列对她评价的由来。

    加百列心中好笑,见他的脸得像是发烧一样,估计他再调笑两句就能晕过去。他将险些脱口的笑声咽下,故作平淡地说道:“我明白。”

    瑞德的心中涌起了小小的希望,加百列真的明白?

    精神世界里,加百列慢吞吞地道:“那个嘉莉·怀特在血统上有点小问题。”

    “血统?”瑞德走进图书馆,望见不远处正在电脑上查阅资料的嘉莉,小声地重复道。

    “她是人魔。”加百列解释道:“你也可以称之为魔女。她是人类与恶魔的后代,拥有着相当出色的天赋力量,等到她的力量成长到巅峰的时候,足以与六翼天使抗衡。”

    稻文就默默退散吧, 阿门

阅读[综英美]入行需谨慎最新章节 请关注无敌小说网(www.8xs.org)



随机推荐:甜妻缠绵:军阀大帅,有点坏终极系列之最强死神末世重生之子夜无限之创世主神[综武侠+剑三]我好像不是人重生80之顾少圈羊计划重生军婚:霍爷,请低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